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昭华战长沙之逆潇湘第9章在线阅读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2 2:31:01
昭华战长沙之逆潇湘
昭华战长沙之逆潇湘
作者:展墨年华
来源:17K小说网
续写电视剧《五鼠闹东京》,谦谦君子,正气凛然的他,定亲后突然变节,美丽果敢的她深入虎穴,苦寻真相,他是正人君子还是卑鄙小人?她的一片痴心会否所托非人?置身险地,偶遇青梅竹马的他,背后却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悲凉的身世,坎坷的人生、遗憾的抉择,她和他又该如何面对?沈门的大小姐,与唐门大公子早有婚约,却爱上了最不该爱的人,她该何去何从?唐门、沈门与温门之间三代人恩怨情仇,又该如何了断……

卧室里只开了壁灯,温暖的灯光洒在正埋头苦解九连环的小胖身子上,那皱着的眉,骨碌碌转的眼睛仿佛都沾染了几分淡淡的流光。

已经半个小时了,手上的九连环已经解开了六个环,还剩下三个一时却是怎么也解不开了。黎觅鼓了鼓腮帮子,有些泄气,但是看着剩下的三个环就可以全部解开的九连环又有些不甘心。

如此又折腾了十几分钟,黎觅又解开了两个环,只剩下最后一个环的时候,井绍堂捧了杯热牛奶过来,一边向黎觅的小杯子里倒牛奶一边问道:“怎么?还没解开吗?”

井绍堂的询问只是顺口,但是黎觅听了忽然一鼓肉肉的小脸,马上反驳道:“我马上就解开了。”

看来是戳到小家伙的痛脚了,井绍堂看着一瞬间炸毛的小家伙也没在意,手上动作不停,把黎觅的小杯子递给他说:“先喝牛奶。”

黎觅放下手里的九连环,接过井绍堂递过来的被子咕嘟咕嘟几口喝完,嘴也不擦的拿起九连环接着解。

井绍堂轻笑一声,也不催他,就坐在一边看着小家伙憋着劲的解最后一个环,默默低头喝了口自己杯子里还剩下的牛奶,一直傻白甜风格的小家伙偶尔的倔强小性子还真是特别招人。

终于在黎觅又花费了一番功夫后,剩下的最后一个环终于解开了!

“我解开了!”黎觅一脸喜色的从小凳子上蹦了起来,眯着大眼睛一脸得意的风采对井绍堂说,“我就说我能解开的。”

井绍堂好笑的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罗海豪。

井绍堂刚一接通,罗海豪惨烈的叫声就从听筒对面传过来!

“绍堂,救命啊!”

井绍堂把手机撤远了一点,直到罗海豪的惨叫声结束,才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有事说事。”言下之意他没空听他废话。

罗海豪一点也没在意井绍堂的语气,接着哭诉道:“绍堂啊!这回你可得帮帮我,我家老爷子让我去跟卢家的那个病秧子相亲啊!他这不是成心把自己儿子往火坑里推吗?”

井绍堂挑了挑眉,罗海豪今年二十六,像罗海豪自己说的,正是肆意的年纪,该玩的该享乐的那就都别错过,过了这个年纪啊,想玩都没心劲儿了。所以罗海豪一直浪荡的很,到处勾搭小姑娘调情,但也亏的是他长得还不错,出身也好,就算他不主动勾搭,往他身边凑的女人也有很多。

但是罗海豪就是不正经谈个恋爱。他家老爷子早就急着抱孙子了,他大哥工作忙,整天公司家里两点一线,罗爸爸跟罗海豪他大哥沟通过几次,罗大哥很淡定地表示自己是个gay,结婚抱孙子是甭想了。这不罗爸爸才把念头打到了罗海豪身上。

以前的时候罗爸爸也不是没想过让罗海豪相亲,只不过都被罗海豪想尽各种办法挡了回去,只不过这回不知道罗海豪是怎么被制服的。而且让井绍堂有些意外的是,相亲的对象还是卢家的小姐?倒不是说卢家配不上他罗家,恰恰相反,卢家也是S市有底蕴的世家了,只不过这卢家小姐吗,就不太如人意了。就像罗海豪说的,卢家小姐是个病秧子,从小就患有哮喘,常年在家深居简出的,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传言却说卢家小姐不爱出门的原因不是生病,而是长得丑。

也怪不得罗海豪要抓狂。

“卢家小姐不是有哮喘吗?”井绍堂反问,罗老爷子既然那么急着抱孙子,怎么会同意一个有哮喘的人做他的儿媳妇儿。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我今天一回家,他给我丢下这句话就回房了!”罗海豪委屈地道。

井绍堂顿了一下,出于这么多年的交情没落井下石,“我能救你什么?”

罗海豪一听井绍堂肯帮忙,立刻把声音抬高了八度,“别人我信不过,我可只有靠你了啊绍堂。”

示弱拉拢完毕后,罗海豪开始说自己的计划,“明天晚上七点我们约好了在云边咖啡屋见,等到七点半,你再进来,装作不经意看到我,然后跟我说话,假装你是我的情人,到时候我就委婉地告诉那个卢家小姐其实我跟我哥一样都是个gay,娶不了她……”

罗海豪话还没说完,井绍堂冷哼了一声“别想”就想要挂断电话。

“别挂别挂,”罗海豪急道,“假装一下,又不真是……”

井绍堂深感罗海豪活的这二十多年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冷笑一声道:“我扮演你情人?她信吗?”

罗海豪细想一番还真是,就井绍堂这个气质,往那一站也不像是当小情儿的样啊。

罗海豪愣了一会儿,讷讷道:“那怎么办?找别人到时候卢家一查就知道了,只有你,他们就算查到你不是,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井绍堂皱了下眉,怒其不争道:“你躲什么躲,要不喜欢就坦白了说,他们还能五花大绑让你结这个婚。”

已经在一边听了一会儿戏的黎觅摸着手里的九连环,歪着脑袋看着井绍堂皱眉说话的样子,墨色的眼眸中的摄人光芒自有一番凌厉的气势。

那边的罗海豪不知道又说了什么,井绍堂的气势逐渐弱了下去,一会儿后,干脆把手机拿到黎觅脸前,轻声道:“是罗海豪,要跟你说话。”

黎觅点点头,探着小脑袋“喂”了一声。

“小厘米想哥哥了没有?”带着笑意却不如往日轻松的声音从听筒对面传来,还是熟悉的轻佻。

黎觅听到罗海豪这一句话,抬头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井绍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说实话吗?会不会太伤人了?

黎觅还在这边纠结,罗海豪那边带了假意伤心的声音就已经响起,“连想不想我小厘米都要考虑这么久?我好伤心……”

黎觅不是不知道罗海豪在作假,但是心里一急,立刻道:“想了想了。”

可是这话一出口,黎觅立刻就感到帮他拿着电话的井绍堂不悦的情绪波动。

黎觅扁了扁嘴巴,他心里苦……

“哈哈!井绍堂你听见了吧?”炫耀完毕的罗海豪接着道:“小厘米,哥哥过两天去看你好不好?你有什么想要的礼物没有?尽管说出来!”

礼物?黎觅本来想说没有,可是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顿了一下,追问道:“什么都可以吗?”

“什么都可以!”罗海豪大言不惭。

“那我想,我想要只小蜗,海绵宝宝有的那只小蜗。”

罗海豪懵了一下,听惯了开口跟他要包包要车甚至要房子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他要小蜗,那是个什么东西?

“他说的是蜗牛。”井绍堂好心好意地补充道。

“就要这个?”罗海豪挠了挠头发,循循善诱道:“其实棒棒糖啊,巧克力啊什么都可以的。”

黎觅被那些好吃的动摇了一下心神,但是立刻又鞭策自己要坚定道:“不,我就要一只小蜗就够了。”

罗海豪咬咬牙,早知道黎觅跟普通人脑回路不一样,他还夸下海口,真是蠢!蜗牛?早在他六岁起脱离了玩泥巴的年纪,他就再也没见过那种东西了,现在还得为了兑现承诺去花园里捉蜗牛吗?

真是多说多错,他今天给井绍堂打的这通电话没得到一点帮助不说,还给自己找个了麻烦,真是流年不利!

罗海豪泄气了,连逗黎觅的心思也没了,匆匆挂了电话后就躺在床上挺尸了。

不过罗海豪在床上挺尸没多久,就听到卧室门被敲响了,罗海豪现在正没好气呢,粗着嗓子就喊道:“谁啊?”

房门被打开,一向让罗海豪又敬又怕的大哥走了进来看着他道:“是我。”

罗海豪立马从挺尸状态爬了起来,语气一下子弱了下来道:“是你啊,哥……”

面前的高大男人扫了一眼罗海豪颓废的样子,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问道:“听说,你要去相亲?”

……

自从罗海豪答应要带着小蜗来看他后,黎觅每天都翘首以盼。这样一幅期待的小模样看在井绍堂眼里,是越看越堵心。

“你要真喜欢那什么小蜗,不要等罗海豪了,我送你?”

黎觅纠结地对对手指,皱紧了小眉毛吞吞吐吐道:“我只要一只小蜗。”

井绍堂闭眼,顺气,扬起笑容,“好,那你继续等。”

罗海豪如约登门的那天,不知怎地,井绍堂一直都没给他好脸色看,罗海豪还以为井绍堂还记着那天他出的那个馊主意呢,立刻有些不好意思道:“上回那事,你还记着呢?”

井绍堂淡淡抬眼,“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见到井绍堂装糊涂,罗海豪也不再提。而是一副好兄弟的样子跟在井绍堂身后道:“事情解决了,还是我大哥疼我,知道我不想去相那劳什子亲,他跟我爸一张口,我爸竟然让他跟我一起去了。哈哈!你不知道那场面,卢家小姐一看到我们是两个人来的,当场就把话说开了,商量好回去就跟各自的家里人说没看上就行。那卢家小姐倒是个剔透的人儿,要是不是相亲对象就好了……”

井绍堂轻哼一声,算搭理了罗海豪,接着领着罗海豪去找黎觅。

“小厘米,哥哥给你带了你喜欢的小蜗哦!”

迎着黎觅期待的眼神,罗海豪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一袋子的蜗牛,个顶个的大!

罗海豪逮起一只放到黎觅面前,喜滋滋地等着夸奖,却没注意到黎觅的小身躯一僵,颤颤巍巍地抬脚要跑的样子。

“这些可是哥哥专门跑去餐厅里买的法国大蜗牛,看看,多活泼多水灵……”

黎觅看着眼前的这只比想象中大了太多的蜗牛,那深色的壳,蠕动着的庞大身躯,还有头顶上长长的还在不停伸缩的触角,以及难闻的粘液,这一切都和他想象中差太多了吧?

黎觅看着蜗牛在原地停了一会儿,就开始往他的方向蠕动,那软趴趴的□□舒张着,丑陋的模样顿时吓的黎觅脚一软,声音快哭出来道:“快拿走!”

井绍堂看到黎觅脸色不对的时候就已经动手把蜗牛拿开了,所以那蜗牛只来得及小小挪动了一下,就又被塞进了塑料袋里。

黎觅看到消失了的大蜗牛松了一口气,泪眼汪汪地看向井绍堂和罗海豪哭诉道:“它怎么长得那么丑?海绵宝宝里的小蜗明明有着一对大眼睛……”

罗海豪和井绍堂默了,敢情黎觅喜欢的是艺术加工过后的蜗牛,早知如此给他买个小蜗的毛绒玩具好了。

看到黎觅受了这一番惊吓后,罗海豪也不敢把手里的装满蜗牛的袋子拿出来了,而是随手交给来做饭的钟点工道:“煮了它吧。”

回过头来又笑话黎觅道:“小厘米是叶公好龙啊!”

黎觅趴在井绍堂的手掌心里,任井绍堂给他擦着眼泪,通红着大眼睛好奇道:“什么是叶公好龙?”

罗海豪摸摸鼻子,忘了小不点没常识了。

“是个典故,他走了我给你讲。”井绍堂对于受了惊吓的黎觅极力顺着毛,小家伙来这这么久,除了刚见面的时候惹的小家伙受了伤以外,小家伙还从来没红过眼睛。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待到开饭的时候,黎觅看着桌子上的一盘大蜗牛表示出了惊恐。

“你们把它给煮了?”

罗海豪殷勤地用勺子舀起一个放到黎觅面前的盘子里说:“尝尝,好吃又有营养。”

黎觅看着罗海豪夹在自己盘子里的蜗牛,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刚刚被这蜗牛吓到的场景,黎觅跟盘子里那只蜗牛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下不了口。

井绍堂不动声色地夹了只蜗牛,把壳去了,蜗牛肉沾了酱料后夹到黎觅的小盘子里,两相一对比,黎觅果断选择了井绍堂投喂的蜗牛肉。

罗海豪看到自己夹的蜗牛受到了冷落本来还想装装可怜逗逗黎觅,可是一看到黎觅吃的小脸鼓鼓的样子,又觉得可爱的不得了。如果他将来的小孩能像黎觅这么可爱,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不过他现在还是不想被婚姻绑住,反正还年轻,再潇洒两年再说吧!何况他哥都罩着他了,这两年他是不用怕他爸爸逼婚了,想想就觉得扬眉吐气!

吃完饭后,罗海豪只待了一会儿,就有人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而且罗海豪一反轻浮的语气,一脸认真的作了回答。

罗海豪挂了电话后,井绍堂还有些好奇道,“是谁有这么大本事把罗二少制得服服帖帖?”

“我哥,咳,其实这回相亲的事吧,我跟我哥做了个交易,他帮我摆平,但是我不能再在外面乱来。这不,查岗来了。”罗海豪收了手机,满不在乎地说道。

井绍堂摇摇头,觉得罗海豪虽然怕他哥,但是更爱美女,就他那样估计过不了两天就得被他哥逮住!

果然,被井绍堂猜中,还不到一个礼拜,罗海豪再次给井绍堂打来了求救的电话!

只不过这回井绍堂连听罗海豪哭诉都懒得听,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抱着黎觅在卧室里玩魔方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