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重仙劫第九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9:10:06
重仙劫
重仙劫
作者:银鱼的天空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是《傲娇仙君在线炸毛》前尘篇和正文番外。已完结可放心阅读。

在我的寒假里,没有上午,只有中午和夜晚。

我依旧在沟里刷牙,喜欢看着白白的泡沫水,随着沟的中心流淌,流淌到我家门前的小池塘里。

爸爸的瓶子摆得很整齐,啤酒的归啤酒的,陈醋瓶子跟陈醋瓶子摆一起,白酒的归白酒的……

破碎的就堆起来卖玻璃,黑色玻璃跟黑色玻璃在一起,白色玻璃跟白色玻璃不分离。

风一吹,每个瓶柱都会发出不同的声音,好像是老爸的一场盛大的音乐会。老爸也喜欢唱林俊杰的《江南》。

我看他分了好多类,这项工程是枯燥而繁琐的,每当看着爸爸卖力地弄着瓶盖子,心里一种很难受的滋味。

门前池塘的水面有一层很薄的冰,每当我出来刷牙的时候,就化得差不多了,我由此判断今日温度是否零上零下。

池塘的对岸是一条路,我晚上就是沿着这条路回来的。

下午去网吧玩炫舞,并没有看到我的雪老婆上线,我想,晚上她一般都是在的吧。

我在炫舞里玩,又被系统叫去约会了,我认识了另一个女生——苏。

而她跟我就是一见如故的感觉,她加了我的QQ,当她看完我的相册后,她说对我很有感觉,我只是“呵呵”的笑着。但我心中的感情比较复杂。

我陪她玩了几局,她跟我一样,是新手,而她不能经常在。

她要了我的手机号。

等她下线以后,我便回家了,老爸在那里烧晚饭。

我则去了老爸的房间,看他的电视,没有有线电视,只有一根两米长的天线的电视。

那根天线还是我从我家旧的熊猫电视机里拔下来的。

我看了一会中央一台,我家除了中央一台和中央七台,几乎搜不到其他的台。

更不幸的是丹城的台都搜不到。

“小城,下来吃晚饭了,别看了。”

“嗯,来了!”

老爸给我热了一碗饭,他自己吃粥和买的馒头。

“小城,回来那么多天了,你没作业么?都没有看见你做过作业。”

“哦,我知道啦,我明天就开始做行不?”

“过年前几天我都不会说你,都过完年了,你还不做。”

“我说了明天做。”

“快吃吧!”

我快速地扒饭,扒完饭我就溜了,不想在家跟他在一起,真的很啰嗦。

晚上,我依旧去了网吧。

“老板,给我开20块钱的吧,十块钱一会儿就没了。”

“好的,等你下的时候再找吧。”

收钱的是一个女的,这个女的比我大两届,我记得我小时候上二年级的时候,她上四年级。

她跟这个网吧的老板是男友朋友,经常看见他们在收银台后面亲昵。

我选了六号机,六号机的键盘看上去比其他9台机子的好。玩炫舞,没有好的键盘是不行的。

我在城里上网的时候,经常听见别人抱怨自己的空格键,骂人者如是说:“这些王八蛋,天天玩什么破逼劲舞团、炫舞,好好的键盘空格键都给敲坏了!”

当时我暗自窃喜自己选的机子没有被AUer或者是X5er(我自己造的英文单词)给敲坏了。

如今,我也加入了浩浩汤汤的敲键盘大军。

我登上了QQ,看见我的雪老婆是在线了。

我发了一个消息给她,“老婆,干嘛呢?”

“玩炫舞,一会来找我。”

“好的。”

当我登上炫舞的时候,小企鹅闪动了一下子,我Ctrl+Alt+Z,打开了消息。

是燕子发来的。“怎么了?小城,你也玩炫舞了?”

“是啊,我的目标就是打败你跟蓝雪。”

“呵呵,是吗?那一会儿我去你们区找你?”

“啊?我跟我炫舞老婆玩的。”

“这么快?你都有老婆了?”

“为什么我不能有?”

“好吧,你在哪个区?”

“华东一区。”

“知道了,我马上跟我朋友过来。”

“什么?你一个人来还不行,还拖家带口的?”

“哈哈,别废话。”

我无奈,真无奈。

“好了,我老婆叫我了,你来的时候告诉我,我截图给你。”

我去“我的家”追踪了一下白雪,她在我的家。

我Q她:“老婆,你怎么不玩了?”

“等你,你去建房间。”

“好。”

我建了一个房间,写着“爱雪”的房名。

不一会儿,进了几个女女,包括我的雪。

我极其想问她们,你们都叫“白雪”?不然干嘛进我的房间那么积极。

我看见雪说:“我无语了,你看房名。”

我定睛一瞧,我也无语了“250”。我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老婆,我们要不要换房间?”

“不用了,玩吧,什么房间不是玩啊。”

“老婆,等会儿行不?我的朋友要来。”

“额。”

其他的女生等了一会问我:“房主,开不开?”

“我说开,等两个人。”

“哦,可以,开就行。”

突然,房间“叮”的一声,进来了三个紫钻的,而且我都不认识。更要命的是把我的雪老婆也挤出去了。

我发了一个信息给雪,我感觉事情不对劲。

“老婆,你怎么出去了?”

她立刻回道:“我玩这么久,还没人敢T我的,气死我了。”

“好啦,老婆,我也不认识她们,她们都是紫钻。你来吧。”

“不去。你以后别跟我玩了。”

“怎么了啊?你别这样啊。”

“就这样。”

我看了一下房间,此时炸开了锅,紫钻女问:“房主,开不开啊?”

我当时很是来气,“不开,你们这些人,都滚出去。”

其中一个说:“小城,你怎么了?我刚申请了新的号来陪你玩。”

“你们这帮垃圾,把我老婆挤走了。”

“啊?你老婆,小城,我不知道啊。我就认识这里一个人,另外一个紫钻我不认识。”

我说:“你们就会狗仗人势,扒了紫色的皮,你们什么都不是。”

燕子的朋友说:“小子,你怎么说话呢?”

燕子说:“好啦,大家都是朋友。”

我说:“什么朋友啊,把我老婆气走了。算什么朋友?”

“哎,小城,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燕子朋友对我说:“跟他罗嗦什么啊,你不是很能吗?有种出去练一局十星的,有种来不?”

我跳6星还勉强,去跳十星的?

“我就不去,你们都给我滚,我的房间不欢迎你们。”

“切,我们还不愿意来的。燕子,你的什么朋友啊。”

“好啦,我们走吧,小城,对不起,我们走了。”

燕子的朋友说:“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走吧,跟这个挫男啰嗦什么,穿的那么丑,还当自己是帅哥啊。”

“滚滚滚,懒得理你们。”

走了两个紫钻的,还剩一个紫钻的,其他不是紫钻的,看见我们在打架,全都跑了。

最后一个紫钻走的时候,来了句:“不是紫钻的人,更不是东西,垃圾。”

我火上来了:“滚吧,啰嗦什么啊。”直接被我T了我突然发现,我居然可以T紫钻的。

白雪依然没有下线,我调整好情绪,又发了一个QQ信息:“老婆,我错了,你别这样。”

她没有理我,接着我继续发着同样的话。

我炫舞都不想玩了,一直在跟她说着话,她理都不理。

我说:“实在看不惯我,你就把我删了吧,对不起。”

她回复我:“要删你自己删!”

之后,我再也没有发过任何信息给她。但是,我的心,很受伤。

炫舞好伤人,第一次让我这么伤心。

我退了钱,便回家了,我走路感觉踉踉跄跄地,都不知道自己在走什么路,要去哪里。

我晃荡了很久才回到家,感觉自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爱情傻瓜,跟蓝雪一样。

我倒在了黑暗的床铺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