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系统让我去种田之冷宫(5)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15:20:13
系统让我去种田
系统让我去种田
作者:李子熟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新文,欢迎各位小天使:穿成屠夫后我该如何逆袭辛辛苦苦攒了几年钱,终于给自己买下一套小房子。为了给自己庆祝,难得出国一趟,就遇上了全球大进化。历尽千辛万苦,眼看就要回到祖国了,竟然因为救人,被一群猪拱下瀑布,穿成了屠夫家的二女儿。+++++++++屠夫旧爱的日子很不错,温宁觉得就这样子咸鱼下去也很好,毕竟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温宁已经的够够的了,她是不打算再奋斗了。++++++++谁知道贼老天见不得她过好日子,愣是把她逼得接过屠刀,成为一名光荣的屠夫。++++++++……+++++++城里人都知

没有时间订制新郎的喜袍,尉迟北凌简单地将一块红布从便服外面斜裹至腰间。这生硬套上去的红色,与其说像绶带,不如说更像一枚碍眼的印戳。

他平静无波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但是,在他的目光里,千衣渐渐感觉透不过气来。

“累了吧?”他移开目光,结束了对她的检视。千衣微微愕然地抬起头,他这是……在关心我?千衣陪着翁主读过“妇德”的书,深知女子出嫁从夫,正担心要如何服侍他,突然的这句话,竟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含羞地小声道:“还好。”

“大漠条件有限,让你受委屈了。且忍耐几天,女子的东西我会帮你置办的。”尉迟北凌在她身旁坐下,语气依旧很平和认真。千衣愈加没料到,慌忙摇头:“不会的……我不委屈……”

“千衣……”尉迟北凌没有关注她受宠若惊的反应,想说什么,又临时停下了,似乎在组织语言。

“将军……”千衣纯净如水的眸子,不由怯生生地望着他,等待着。

“你现在是将军夫人,在大营里你是安全的,没有人敢随便冒犯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任何一个你能看见的军士,他会转告我。”尉迟北凌不再停顿,很快说完。

千衣认真地听着,忽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是她的夫君啊,她有什么需要,不是直接告诉他就好了吗?

这时,尉迟北凌站起身,望着坐在chuang沿发愣的她,淡淡地说:“天色已晚,你早点休息吧。”然后,千衣望着他就这么径直走了出去。

千衣脸色煞白,呆坐在满是红色喜字的新房里,良久才回过神来。她明白了,她终于明白尉迟北凌来对她宣布了什么。

他给了她妻子的名分,只是名分而已,却不会真的和她生活在一起。所以,他才让她有什么需要去找任何一个旁人。

他走了,新婚第一夜,她就像个弃妇,被打入冷宫。

她应该料到这样的结果的。

千衣木然地吹熄了烛火,脱掉嫁衣,蜷缩在chuang上。营帐里似乎前所未有的空荡,一阵难以名状的闷胀与失落感却开始弥散。

她大睁着双眼,望着帐外漆黑的夜空。千衣,别这样,你怎么了?不是应该庆幸么,至少,他并不打算找你的麻烦!再说,翁主才是真夫人,被不被讨厌,跟你宁千衣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尉迟北凌,怪不得翁主拼死不肯嫁给他,他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在军士诧异的眼神里,尉迟北凌慢慢踱回自己的营帐,一把拽下披挂的红布扔在桌上,心情莫名的感到烦躁。

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娶了个娘子!

他不应该去看她的。本来,他打算婚礼完成后直接走人,可是,见鬼,他还是去新房看了她。

他揉了揉额角,吩咐士兵去准备热水。大战之前,他习惯于泡个舒服的热水澡。

“老大,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呢,”一个人影风风火火闯进了帐,是李奇,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你怎么在这里?”

“你有毛病,这是我的营帐,你不认识?”尉迟北凌没好气。

“但是,新夫人在……”李奇指指外面。

尉迟北凌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去睡你的觉,少管闲事。”

李奇打量着他,疑云密布。

尉迟北凌忽觉好笑,“李奇,圣旨怎么写的?”

“唔……燕王府长平翁主指婚给将军啊……”

“不错,我是不是已经娶了她?”尉迟北凌问。

“是……但是……”

“但是什么?”尉迟北凌冷笑,“圣旨上写了我必须和翁主住在一起吗?”

“没……”李奇觉得舌根开始打结。

“那你还啰嗦?娶过门的媳妇,我想怎么打整就怎么打整。”尉迟北凌嘲弄地扬扬眉毛。

李奇半晌没呼出一口气。然而,他眼中的疑惑更深了,看得尉迟北凌心里发毛。突然,李奇靠近他,在他耳边挤眉弄眼道:“老大,你莫非……染上龙阳之好了?”

尉迟北凌暴跳起来,一掌将他推飞出去:“你才龙阳,离我远点!”

李奇揉着生疼的xiong口,不怕死地继续哀叫:“那是不是最近战事激烈,你的小弟……受损了,可不能拖着,我帮你找大夫……”

尉迟北凌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揪住他xiong脯拽过来,咬牙道:“你还可以叫大声一点,让全营的弟兄都听见!”

李奇哼哼唧唧道:“老大,你别怪我,你把如花似玉的新娘子晾在一边,弟兄们知道了,难免也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嘛。”

尉迟北凌恶狠狠地抽口气:“随便你们怎么想!我就是要让消息传到长安,别以为陛下就做得了我的主,刘选的女儿,我偏不碰!”他搡开他,厉声道,“李校尉,你可以滚了!明天给我守好大营,若有半点闪失,军法从事!”

“是,将军!”李奇肃然立正。

巨大的木桶里,热水蒸腾起雾气。尉迟北凌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浸在浴桶中,只剩下头舒服地露出水面,枕在沿上。

想起李奇刚才的表情,他忍不住弯起了zui角。也许吧,他在皇宫里长大的,三千粉黛,看得他都审美迟钝了。自从过了十五岁生日,当朝天子就隔三差五地将漂亮的宫女送到他房里来。男女之事,从少年最初的好奇,到感觉无聊无趣,他没有用多久。

那些宫女,他差不多一个也记不得她们的模样了。反正,也没有谁能留宿超过一个晚上的,他又怎么会记得!精力发泄后,只有更多的空虚。他的志向,在更远的地方。十八岁,他离开了皇宫,再也没有回去过。

战功卓著,天子为他感到荣耀。雄伟的大宅、阔气的田产、成qun的奴婢、如云的美女,却都被他淡然拒绝。这些丰厚的赏赐,在他眼里无非是人生的羁绊,他不需要。他要的是自由,长驱千里,直捣虏廷,实现埋藏已久的英雄梦。

谁料到,那个高高在上如父如君的人,还是耐不住要包办他的生活。尉迟北凌想到这里,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美女不要,干脆强塞给他一个媳妇。这都什么事儿!

水雾里,不期然又出现了一双清灵的美眸。“您轻薄傲慢的态度,有损您的教养。”“将军,您忙大事情吧,不用为我操心。”……这小丫头,有点意思,刘选居然能生出这样的闺女?

他刚任由思路滑开去,忽然,心头一凛,尉迟北凌,大战在即,你竟被一个女人占据了心思!

她和他见过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吗?不,没有,除了……更多麻烦。对,应该是这样,他暗暗缩紧了拳头。

“不会的,我……不委屈。”那双美眸带着怯意,又似乎带着模糊的期待,依旧在水雾里对他扑闪。

哗,尉迟北凌猛地撩起水,泼到自己脸上,思绪终于被掐断了。他长出一口气,从浴桶中站起身。现在,去睡两个时辰。他命令自己。

深夜,实在睡不着的千衣披衣而起,走到外面透透气。忽然,她看见伙房亮着灯火。这么早?

近前,她才发现好几个伙夫在紧张地忙碌着,他们正将腌菜、腊ròu卷入一张张干饼子里。“怎么不做些新鲜的呢?”千衣好奇地捏捏这些饼子,制作粗糙,又干又硬,这要是在王府,翁主早就要跳脚大骂了。

“夫人!”经过一场婚礼,所有人都认识了她,不过,这个时辰,伙夫们见到她,都有些诧异。“夫人,我们接到命令,将军马上要出发,只带轻便干粮。”

“啊?马上要出发?”千衣惊叫一声。几个时辰前,他们刚举行了婚礼,他居然连夜要走?是这个原因……他才将她冷落一边吗?千衣的心里翻腾起来,莫非,他有重任在身,不想让新婚的妻子担心?那样的话,自己岂非误会他了?

“他要去哪里?去打仗吗?”

“这是军事秘密,我们哪知道。”伙夫们笑道。

“轻便倒是轻便,但看起来好难吃哦。”千衣忍不住摇摇头。

“夫人,我们的手艺,当然比不上您王府的厨子喽。”有人开了句玩笑。

朦胧的天色里,号角没有吹响,但飘扬的战旗已在风中猎猎而舞。数百骑士身着紧身牛皮甲,足蹬黑色长靴,身背弓箭,腰挎长刀,雄赳赳气昂昂在大营门口整装待发。

尉迟北凌骑在黑色的高头战马上,神色冷峻,颇为满意地看着自己严格训练出的骁勇将士们。李奇送到了大门口,尉迟北凌打了个必胜的手势,两人正欲分别,忽然,一个纤细的人影从营地里奔跑过来。“将军,将军……”

尉迟北凌一愣,千衣?她还穿着那件红色嫁衣,鲜艳的色彩引人注目。“你来做什么?”他不免吃惊,这个时辰,她不应该在熟睡么!

千衣献宝一样地双手递上油布小包,气息吁吁:“……听说将军要走,我特意做的长安最流行的蒸饼,很软很好吃,比伙房做的肯定强多了,将军带上吧!”

她满眼期待又紧张兮兮地望着他,从他的装束,她心里就明白了三分。这样的气氛,她在长安城从来没有经历过。虽然明知道他所要做的她完全不懂,但还是不禁为他捏把汗。

再说,她是他的妻子了,不管他爱不爱搭理她,照顾他毕竟是她的职责。

她摊开的小手里正冒着香味和热气,尉迟北凌目光略沉,却没有shen手接,也不说话。

骑士们都看着千衣。被这么多人围观,千衣慢慢脸涨红了。这时,尉迟北凌忽然勒转马头,对众人大声下令:“出发!”

马蹄迅疾,尉迟北凌一马当先,几百骑士霎时如风般从千衣身边掠过,就像一qun捕猎的苍狼,从草原卷起烟尘,消失在远方。

千衣傻了般站在地当中。望着自己从深夜忙到现在的成果,委屈的眼泪实在忍不住滚落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