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小师弟爱好男在线阅读第4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44:08
小师弟爱好男
小师弟爱好男
作者:逍遥懒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朝穿越,竟变成耽美文中的大boos?苏木表示没在怕的,剧情我有,天下在手。抱牢主角大腿,成功避开所有危机。结果还是挡不住天道对他这颗小白菜的摧残。被摁倒在床的大反派“你,你,你,你要干什么”金大腿邪魅一笑“哥哥不妨猜一下,我接下来要做什么”猜就猜,你解我腰带几个意思?已完成,请安心跳坑。原名《仙途》改了一下名字,总觉得仙途不符合这个小说,一直想改的,但是,我懒Orz所以写完了就改了叭。

听了陈强的讲述我心中有些疑惑,在他的描述中别墅中的那个红衣女鬼能让那么多高人望而却步,绝对是一等一的厉鬼。

虽然这些高人之中不乏有滥竽充数之辈,不过终归有几个拥有真本事的人。

只是从陈强的面相中又看不出丝毫的霉运,反而是鸿运当头吉星高照,不过仔细一想住进那栋别墅见到那个红衣女鬼的人,不是昏迷就是精神分裂,只有陈强一人相安无事,或许就是占了他这运头的便宜。

那个将别墅卖给陈强的刘浪,既然提醒陈强单数日子不能住进活人,那他就应该知道这别墅当中有什么,我问陈强说:“出事之后你就没有去找过将别墅卖给你的那个人么?”

陈强忽然苦笑了一声:“刘浪那个王八蛋失踪了。”

听了陈强的回答我心中疑惑,喃喃自语:“失踪了,那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呢……”

陈强点头说:“出事之后刘浪的电话就打不通了,我去他看守的那处公墓园时那里已经换了人,他告诉我就在几天前刘浪就辞去了看守公墓的工作离开了,我算了算日子刘浪离开的日子整好是我老婆和女儿见到红衣女鬼的那天晚上。”

“哦,那他不会是知道要发生什么,怕你找他麻烦所以才跑的吧。”

听了我的话陈强立刻瞪大双眼有些亢奋的说:“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么?”

我摇了摇头,听陈强对刘浪的描述那个半截黄土埋身的老头子不像是有那种本事的人,我想了想说:“这个不好说,不过即使不是他搞的鬼那他应该也是知情人,这样吧陈先生,我先去看看你老婆女儿还有那位高人,然后再决定是否能够帮到你怎么样?”

陈强的脸上露出的欣喜的神情,以往他请来的大师高人都是清一色的去他那栋别墅看两眼就走,我还是第一个向他提出先去看他老婆和女儿的,不禁对我多了些希望,点头说:“当然可以,我们什么时候走?”

还没等我说话,一直趴在我身后沙发靠背上默不作声的王语落忽然说:“那个不急,咱们还是先谈谈合作上面的问题。”

我斜眼瞥了她一眼,心说这丫头脑袋是比我转的快,能不能替陈强解决闹鬼的事情放到一边,不管是去医院还是去那栋别墅都是需要计算成本的。

陈强面色有些尴尬,本来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听了王语落的话又坐回到沙发上,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递给我:“骆先生,这五十万算是我给你的定金,只要你治好了我老婆和女儿,我就立刻在开出一张两百万的支票作为答谢,你看这样可以吗?”

我哆哆嗦嗦的从他手中接过支票,那上面的一串零我数了几遍也没有数清到底有几个。

我已经大半年没有接到过生意了,没想到这一来就来了个大的,心中早已经乐开花了。

我正在感叹我在也不用在受到王语落白眼的时候,一只纤细白嫩的手忽然伸到我的眼前,将我手中的支票抢走。

我缓缓转过头就见王语落冲我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随即很自然的将支票放进她的口袋里面。

我心里一阵发酸五十万哪,这才刚到我手上啊,你倒是让我把上面的零给数清楚成么。

看着王语落满意的笑容,我心说这难道就是赤果果的欺负人么!

只不过对于王语落我是丝毫没有脾气,且不论其他但是她的身手就已经够我喝一壶了,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告诉我自己是雪舞的,我还特意问过她学的是民族舞呢还是现代舞,当时她只是笑笑说以后有机会表演给我看。

而后,每过几天我的肉体就会受到她无情的摧残!

见王语落收了支票,陈强有些疑惑的看了一脸苦相的我,说:“骆先生,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么?”

我心说:走,去哪儿,谁收的支票你找谁去啊!

身后的王语落此时心情大好,点头说:“好,陈先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陈强点了点头起身走出大门,见我无精打采的样子王语落猛地抓住我的肩头,略带恐吓的说:“你还坐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跟上,你别忘了还有一张两百万的支票可还没到手。”

我心中想:你这是打算让我替你打长工么!

望着她苦笑了一声说:“这五十万怎么分?”

听我这么说王语落忽然坏笑了一声,见她这个表情我知道她肯定又要使出她的拿手绝技过肩摔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王语落叹了口气:“看你那小气样儿,放心吧我不会独吞的,回来之后我们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总行了吧。”

听她这么说我拔凉拔凉的一颗心总算是慢慢的回暖了,随即起身走出房门径直走到我珍藏了多年的桑塔纳前。

这辆车还是我几年前替一个雇主处理事件的时候,从那位雇主手中讹赖的。

上车后车却怎么也打不着,钥匙都快被我给拧断了可是这车它就是打不着。

我心说这个时候你还给我掉链子,不过我的目光看到仪表盘上油箱的指针时,突然想起我最后一次给它“吃饭”好像是两三个月以前了吧。

“骆先生,要不然还是坐我的车吧。”

陈强降下车窗向我喊了一声,我扭头看了看他的那辆豪车心说也只能这样了,等我拿了那张两百万的支票我一定立刻马上,就去买一辆新的桑塔纳,保证每天都把油箱给它灌得满满的。

我刚下车王语落忽然走到我身旁,将她的车钥匙扔给我:“还是开我的车去吧。”

上了王语落的那辆车之后,刚打着火副驾驶的门忽然打开了王语落坐了上来,我问她说:“语落,你干什么?”

王语落一撇嘴:“还能干什么,跟你一起去好保护你呗,再说了就这件事我要是采访下来那肯定是头版。”

我无奈的望了她一眼,心说你这是为了保护我么,明明就是为了名利两字好么!

跟着陈强的车一直到了医院,下车后径直到了她女儿的病房,走进病房就见陈强的女儿躺在床上几乎与他描述的一样。

仔细看了看这个小女孩儿,单单从她的面相上并未看出过多的东西,只是相比起他老子的运道,这个小女孩儿的运道简直就无法比拟,几乎可以用差到只剩一个差字来形容,不过这也符合被厉鬼缠身而噬运的症状。

翻开了她的眼皮就见她的两只眼睛见不到一丝丝的神采,暗淡的就像是即将熄灭的油灯,只不过在她的眼中却带着极其强烈的怨念。

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儿来说,她的眼中所散发出的怨念绝不是她所应该有的。

暗暗运动心神眼前忽然模糊一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将天眼打开之后一眼就看出在这个小女孩儿自己的魂魄之外,还多了一丝很淡却带着强大怨念的魂魄。

而这多出来的一丝魂魄已经主导了小女孩儿的身体,将她自己的魂魄死死地压制住。

或许是被那丝带着怨念的魂魄压制得久了,小女孩自己的魂魄变得非常的淡,而且渐渐有消散的迹象。

我轻轻叹了口气,那个第一次去陈强别墅的高人说的没错,那栋别墅当中的确有厉鬼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只。

就小女孩儿目前魂魄虚弱的程度而言,根本就不可能或者不敢将多出的魂魄从她体内逼出,如果稍有不慎不仅不能将那丝多出的魂魄逼出来,反而极有可能会将她自己的魂魄从身体当中逼出来。

若是真这样想要将她的魂魄塞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像那个高人说的一样,直接将别墅中的厉鬼除了,只要主魂被灭那么附在小女孩身体里的一丝怨魂,就会自己烟消云散。

见我紧皱眉头一直盯着他女儿看,陈强问我说:“骆先生,我女儿她她怎么样,是不是……”

看着这个男人红润的眼眶我笑了笑摇头说:“你女儿的情况确实比较严重,不过还没到无可救治的地步,所以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

听我这么说陈强似乎看到了希望,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骆先生那你赶快救救我女儿,你放心只要把我女儿救好了,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

听到“钱”这个字王语落的脑袋凑了过来,刚想说话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心说你是不是有点儿太贪了,对陈强说:“现在还不能救你女儿,你还是先带我去看看你老婆吧。”

陈强的脸色暗淡了下来有些失落的望着我,见他这副表情我笑了笑说:“现在不救你女儿是为了她好,那个你第一次带去别墅中的高人说的没错,别墅中的确是一只厉鬼而且这只厉鬼也不简单,它将自己的怨魂放入你女儿的体内才导致你女儿昏迷不醒,如果我没猜错你老婆体内应该也有那只厉鬼的怨魂。”

王语落忽然凑到我耳边:“你别忘了,陈先生的老婆和那个高人都精神分裂了!”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心说这个助手的专业水平也是没有下限了,我说:“成年人的魂魄相比小孩儿的魂魄要强大得多,那只厉鬼的怨魂进入他老婆体内的时候,遭到她老婆自己魂魄的排斥,并不能完全的去占据她的身体,所以她是有一部分属于自己的意识存在。至于陈先生的女儿,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五阴全占,所以魂魄本身就极其脆弱,在被那只厉鬼的魂魄占据身体之后,她自己的魂魄根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

“呵呵!”听我说陈强的女儿五阴全占,王语落一脸的不以为然。

她的这个表情简直就是对我专业技能的侮辱,“哼”了一声我转过头向陈强说:“陈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陈强表情有些错愕,他女儿出生的时候陈强请高人替她算过命,那个高人说他女儿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再加上又是女儿身所以魂魄十分脆弱,并嘱咐陈强如什么坟地之类就不要让他女儿去了。

陈强没想到当初的那个高人在纸上推推写写好半天才说出的话,我竟然只看了他女儿一眼就说了出来,心头对我的希望也就越大了。

当下也不犹豫,拉着我就去了他老婆所在的那家精神病医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