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山海众生录第七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0:32:19
山海众生录
山海众生录
作者:也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春秋时期,御家创始人姬仇瀛著有一部奇书,名为《万兽本纲》,其中记录奇珍异兽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内附惊天绝密,江湖中人人逐之......书中有言,昆仑之虚,玄牝之巅,巅中之门,门中之殿,殿中王座,王母现世,天下大乱,凡五湖九州,四海八荒,生灵涂炭,每百年为一轮回。方外之地,尧山小村,山陬海噬,与世隔断,方安度千载,免遭其乱......然而,直至一日,村中来了一头怪兽......(已完本持续更新)

禹几个人离开涂山南部后,向着山给出的路,朝东夷首府涂山城前进。途中他们遇到了一位很有趣的老人,就与他结伴而行,一路上禹和大费从他嘴里听到很多很有意思是故事。

一天中午吃过饭后,老人和四个人说自己要走了。

“老爷爷,为什么?”(穗)

禹抓起大费说:“老爷爷,是不是这小鬼得罪您了?”

禹刚说完大费就狠狠咬住他的胳膊。

“好疼!”禹使劲甩胳膊,可这大费跟生根一样就是不下来。“唉,辛萌,别看了,快把这臭小鬼拉下来。”

辛萌一笑让大费松口。大费下来后,禹一下子激动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好疼!”禹说着张牙舞爪向大费冲过去,穗立马把他拦住。

大费躲在辛萌身后,向禹吐了口吐沫说:“好臭的肉,真难吃。”

“唉呀!我让你吃个够。”(禹)

老人看着他们大笑起来,他说:“你们这些孩子还挺有意思的。”

禹听见老人的话,想起来还有正事就先放过“那小鬼”。他对老人说:“对不起,老爷爷,让您见笑。一路上没来得及问,您是哪里的人?看您的谈吐不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老人捋一捋胡子说:“哈哈!小子,观察力挺强的。不过很可惜,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只不过被一个不普通的人拜托给你们说点陈年旧事。”

“请问那个不普通的人是谁?他又要您给我们说什么事?”穗问。

“是舜王派我来的……”他还没说完,禹就问他中州的事。老人一笑说:“孩子,让我先说完,本来赋闲在家的我。算了,这样说不好,你们知道这是那吗?”

“骨破。”禹和穗异口同声的说。

老人赞扬地点了点头说:“不错嘛,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骨破——雄鹰折翼之处,华夏人王舜永远的痛。”

穗看见老人脸上浮现出伤感的表情,便明白他应该经历过骨破血战,他问:“老爷爷,您知道骨破血战的故事吗?我们知道的不太详细,还请您费力赐教。”

“知道,而且我就是舜王专门派来给你们说这件事的。”

——

——

在老人口中,骨破的故事开始了。

“四五十年前,东夷方伯平山顿在东夷掀起反叛,起因是不满先王定舜王为下一任华夏人王。反叛的规模不算小,波及了大半个东夷。当时的舜王年轻气盛,他没把平山顿放在眼里,他想领人剿灭叛军,顺便给不服的人展示下他的手段。先王很了解他的朋友顿,他知道稚嫩的舜王绝不是老辣的东伯对手,他否决了舜王的行动。先王一生料事如神,可这一次在徒弟身上,他想错了。他没想到舜王既没有天子、左右俩监的允许,也未告知火正,竟会私自提兵去东夷。他在舜走后才想到了,解决西戎之乱后,舜狂了。他早以不是当年那个谦虚的少年,他的眼里已目空一切,真是‘小马蚱行闲路窄,大鹏展翅狠天低’。当时先王对匆忙赶到王城的我说‘是我疏忽了,太放纵他了。’,今天酿成了大错。”

禹不等老人说完就大喊:“瞎说吧!老头!我师父最守规矩了,老小子!你#*放屁!”

穗和大费立马捂住他的嘴,可禹使劲的想挣脱,穗和大费拦不住发狠的他。辛萌一看用气将禹禁锢住,让他动弹不了。

禹嘴巴被封住了,可还是嗯嗯的低吟,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辛萌冲禹大骂:

“二货,疯了,不知道面前的人是你的长辈,还有大有小吗?”

辛萌说完使劲抽了禹一耳光,一下子把禹左脸扇肿,就是这一记耳光让禹静了下来。

辛萌向老人赔礼说:“他偶尔会这样,您就别和他一般见识。”

“那会。”老人说完,看着禹叹口气说:“孩子你不相信,也不能怪你,但我既然受王命而来,一定是要把事情说完,你能听吗?”

穗看禹没有反应,用力把他的头往下一摁。

“好吧,那我继续了。舜的妻子女英听说他的事后,就向先王请命去追他。女英拼命赶路,终于在黄河渡口赶上了。当天晚上她跟舜说回去的事,本就心高气傲的舜听女英看低他,很不高兴。女英说了好几遍,舜生气了将她毒打了一顿,并绑在树上走了。女英明白他已经变了,荣誉使他迷失了自我,他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可她没有放弃,她不断的请求舜悬崖勒马,舜不想听到她说话,就用堵住她的嘴。禹你爷爷当时巡夜时看见这一幕,他很生气并看清了当时的舜,但他还是和兄弟一起走了。战争的结果很正常。舜轻兵冒进在骨破遇到埋伏,舜几乎全军覆没,一千余人仅剩二十七人,而这二十七人都身负重伤。夏恩等人近乎丧命,他倒好只受了点皮外伤。”

大费见老人停了,不无讽刺的就对穗说:“哥,看来舜王运气真够好的,这都没死。”

“大费,我们还是先听老爷爷说完,故事应该还没有结束。”穗说,他听老人敢直呼舜王的名字,知道面前这个老人绝对不简单。

“让你说对了,故事的确没结束。”老人接着说下去。

“舜和残兵回到中州,等待他们的是面无表情的王。他冷冷地吩咐刑正‘虞舜三天后极刑,以祭死难将士。夏恩、涂山化等二十七人从恶,断左手一指,终身监禁。’禹你觉的我在胡说,那你想想你爷爷、土正他们左手是不是五指健全?”

老人的话让禹想起小时候到现在一直有的问题,为什么九州殿里的很多老人都少了一个指头?他也曾问过爷爷夏恩,可他没有给自己说。他偷偷问过右监,不过即使是右监也不太明白。他还记得右监当时的话“我比你还想知道为什么,可老爷子们口太紧了。”

今天面前这个老人的话让他找到答案,没什么可怀疑的。辛萌看禹眼中的狠劲消失了,就解除了禹的禁锢。恢复自由的禹立刻向老人陪礼。

“老爷爷,是我失礼了,还请您不要生气,小子夏禹甘愿受罚。”

老人拍着他的肩膀说:“知错能改,就是豪杰,不过你也太看低我老人家了,我怎么会为这件小事生气。”

“老爷爷,是小子我小心眼了,还请您继续讲下去。”

“好,那我继续了。舜与二十七人被关在中州大牢不同的楼层,空荡荡的大牢里舜只能看见自己的手,他想到自己和朋友们将要身背恶名而死,他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他并不是害怕死亡,在骨破血战后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只是不想就这样死去。他躺在牢房的柴草堆上,想起了很多,他为自己无知所造成的罪恶忏悔。行刑前一天晚上,看守问他最后一天还有什么要求,他只要死在骨破的将士名单,他拿着名单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也就在这时候,女英和一个蒙面人闯进来打晕看守,将他带到王城以外。舜一眼就看出那个蒙面人就是自己的老师——华夏人王尧。他跪在地上向老师认错,先王背后身说‘起来虞舜,我们师徒情分已尽,你要谢就谢女英。要不是她哭求我三天,我绝不会来。赶紧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先王说完走了。女英扶起舜,舜抱紧妻子,发誓今后再也不会犯傻了。他冲师父的背影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就带着女英走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救出大家,洗刷自己和他们身上的罪孽。也就是那是,他合格了,一个不可一世的少年消失,曾经的舜回来了。五年后,华夏人王尧带领主力在洛川与异族大战,敌方的强大使战局对华夏极为不利,溃败一触即发,整个华夏都被危机笼罩。与其同时,一个人在王城打来二十七个极恶犯人的牢门。那个人就是舜,那二十七个人就是他的朋友,但重获得自由的人没有一个愿意陪他走,他静静地看着朋友们离开王城。他下定决心就算孤身一人也要去洛川,但他没有放弃曾经那段不为时间侵蚀的友谊,仿佛为天下而交的誓言就在昨天,他在骨破竖起曾经的大旗。这就是神话般的‘骨破聚将’,舜带着他们奔向洛川,也就是这匆匆赶来的二十八个人改写了战局。洛川之战,华夏大胜。逃亡的五年改变了舜,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王’。以后的岁月里,他以德服天下,现在他是被所有人敬仰的王。骨破血战过去了五十一年了,舜王每年都会来这,祭奠英魂。现在你们跟我来。”

说完老人抬步向东走,大费扶起跪下地上的禹说:“现在你怎么想的?”

“跟着走。”禹说。

——

——

“这也太多了。”禹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草地上有无数的墓碑,每个灰白的墓碑就像一名名活生生的战士一样,它们耸立在大地之上,无声的诉说着五十一年前的惨烈,这是英雄们的绝唱。

老人走到最前的墓碑旁,摸着碑文伤感的说:“这里一共有一千零二十四位英雄,他们是华夏人族的英雄。虽然骨破血战败了,但他们无愧于华夏儿郎的名号。这个坟墓的主人叫狛村勇,他是当年的火正,也是先王的好友,从中州赶来的他为救舜王埋骨于此。这里有不少人的兄弟、朋友、后辈,一个人的死,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过是多了一座坟墓,但对于相依为命的人来说,却是整个世界都被坟墓掩埋。这话是一位豪杰说的,希望你们能记住。”

禹走向英雄们无声的墓碑大喊:“我一定记住!”

老人拍着禹的肩膀欣慰的笑了。

“这是谁建的?”辛萌问。

“是舜王,在逃亡的那五年冒着生命危险建的。看见这俩个坑了吗?”老人指着禹脚边俩个平行的竖形小坑说。

“这是什么?”穗问,他觉的这两个人为做成的小坑,肯定有什么妙用,但老人的话让他木然。

“这是舜王谢罪的证明,洛川之战后,他在这跪了整整半年。”

禹蹲下来用手抚摸变形的土地,这片草地上的土壤异常坚硬,它的外表告诉了少年,老师当年的悔恨之心。大费看禹一脸认真,就想过去捉弄一下他。辛萌拉住大费冲他摇了摇头。

穗问老人,“这的一切莫非的舜王一个人做的?”

“没错是他一个人建的,找尸骨用了一月,把他们埋进去用了十天,建造墓碑用了四年,每块二百余斤石头均产自东海之滨。当然也不能说只有他一个人,因为当时有个姑娘一直站在他身后,从未离去。”

老人说完向南面走了,禹他们想送一下老人,他摆摆手说:“不用送了,崇伯之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最后一句话,不要用别人的未来,填补自己野心上空虚,这样的人不是让大家信赖的王,而是给人间带来灾厄的魔鬼。”

——

——

老人走后,禹等三人在每个墓前除了一遍杂草,他们从中午一直干到黄昏才做完。

禹歇了一会,指着大费对辛萌说:“辛萌能不能把这小鬼领出去拾点柴,我要生火了。”

“好那你快一点,我们先去了。”辛萌说着把大费带了出去,她能看出了禹是有事要给穗说,大费在不方便。

辛萌走后,禹开始钻火,他对正收拾东西的穗说:“哥,你说我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和师父一样头脑发热?”

“有,不过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你,还没有犯错的资本。”

“哥,你知道也不要说的这么直,我的心好痛。”

“禹,哥问你,如果有一天你面临俩个选择,一个是女娇,一个是华夏大局,你选那个?”

禹有些脸红,他说:“哥,你扯女娇干嘛?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别管这个,你选那个?”

禹看兄长一脸严肃,想了一下说:“虽然很对不起女娇,但真有那一天应该不会选她。”

穗把油递给给禹:“别上心,我也是爱开玩笑的。”

“大哥,你又这样……”

接下来禹的穗聊起了生火的技巧,再有就木头的质量交换了意见,他们聊的起劲时禹打翻了油壶,碰巧他还在生火。

大费和辛萌回来时看见了满地打滚的禹。

“辛萌,今天又可以吃肉了。”大费说。

“这都不重要,注意叫姐姐。”

辛萌刚说完,穗就向火人禹泼了一盆水,成功浇灭。

“丫……头、小鬼,你……们……好狠。”禹断断续续的说。

穗蹲下拍着他说:“你刚骂的是方圆好几里唯一的医生。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