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向往的生活之逍遥村长在线阅读第二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1:04:10
向往的生活之逍遥村长
向往的生活之逍遥村长
作者:1兔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重生后,获得逍遥系统的叶赫,成为逍遥村的村长,随着《向往的生活》前来录制,揭开了一段草根逆袭成天王的传奇……“这片山被我承包了!”“这地里的田是我种的!”“这水里游的也是我的!”叶赫对热吧还有颖宝等人说道:“想要在这里生活,必须听我的!”随着节目热播,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这个逍遥村长的身上,太他妈的抢镜了!开发商都找上门来了,而且一个个村民身怀十八般武艺,全都喊村长一声师傅,这还了得?“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观众们细数逍遥村的土地,达到几千亩,外加一座山头,唏嘘不已:“我也想体验一把坐吃山

不、不会。

刚来的那一年,她还会抱着这样的妄想。可如今,她已经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贺润年是不会接她回京的,不管她做得多好,多温柔,多体贴,贺润年都看不见。他会让自己老死在这庄子上。

她哭过,闹过,却没有任何用。

若不是师父点醒了她,她恐怕还期盼着得到贺润年的垂怜,一心一意等着他,盼着他呢。

她如今已经不再奢望贺润年的情爱了,既然如此,她还怕柴惜月做何?

于是,便撕破了脸皮,趁着贺润年出去的功夫,把柴惜月按到在地狠狠地打了一顿。

她还记得贺润年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你……你哪里还有半分侯门夫人的样子?简直,简直与泼妇无异!”

顾重阳从柴惜月身上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似笑非笑地看着贺润年,挑衅道:“那又如何?你想休了我?”

“你别以为我不敢!”贺润年气得搂着柴惜月,痛恨地望着顾重阳。

顾重阳冷笑道:“既然如此,侯爷把休书拿来吧!”

“你……”

顾重阳这破罐子破摔的模样令贺润年败下阵来。

他盯着顾重阳好半天,方道:“你明知道我不会休你的,就是为了睿哥儿,我也要养你到老。”

贺润年已是而立之年,却只有睿哥一个儿子,以后睿哥是要承爵的,名声上不能有半分污迹。

提到儿子,顾重阳顿了顿,脸上有一丝不容错识的温柔。

是啊,她还有儿子,她的儿子是延恩侯府的唯一的男丁。贺润年已经指望不上了,儿子才是她下半生的希望。

好像看懂了她的心思一般,柴惜月眸中闪过一丝阴蛰。

“睿哥儿那孩子,最是聪明懂事了,这才短短半个月,就姨娘长、姨娘短地围着我转,可真是得人疼的很,姐姐生了个好儿子呢。”

说完,柴惜月便半是挑衅,半是得意地望着顾重阳。

顾重阳脸色大变,控诉地瞪向贺润年:“贺润年,你竟然让柴惜月养睿哥儿?延恩侯府的规矩呢?”

贺润年不敢与顾重阳直视,眼神闪躲道:“上个月母亲病了,就让惜月照看了半个月。如今母亲大好了,睿哥儿依然养在母亲膝下,你别担心。再说了,惜月养孩子,还是很有心得的,断不会委屈了睿哥儿。”

自己含辛茹苦十月怀胎的儿子,一生下来就让婆婆抱走,她连一晚上都没有搂他睡过。

她是他的娘亲,却只能远远地望着他。太夫人说她是不祥之人,防贼一样防着她,从不许她靠近睿哥儿。

自己离开京城的时候,睿哥儿才两岁。

三年过去了,他长高了没有,记得不得自己了。顾重阳一无所知。

可这些她都不怨恨,因为太夫人会把睿哥儿照顾的很好。

可如今,柴惜月居然也伸手管睿哥儿的事情,贺润年还十分赞同。

一想到她的儿子,毫无防备地围着柴惜月打转,顾重阳就心痛如绞。

柴惜月是什么人,没有人比顾重阳更清楚了。她不会因为睿哥儿是个孩子就心慈手软的。

顾重阳心里顿感五味杂陈,说不上来是怨恨还是嫉妒。

那是她的儿子,柴惜月都可以照顾,为什么她这个亲生母亲想见儿子一面都不行?

三年来,她派到京城送信的马车都跑坏了五辆,可还是不见儿子的身影。

顾重阳心里又酸又涩,一双手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跟太夫人会好好照顾睿哥儿的。”柴惜月走近,用只有她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阴恻恻道:“顾重阳,你还想等你儿子袭爵,你好做侯府太夫人?我告诉你,你做梦!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如今顾重阳早就对贺润年不抱任何希望了,睿哥儿是她唯一的牵挂。

听到柴惜月这样说,她哪里还忍得住?

明知道睿哥儿养在老夫人身边,柴惜月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可又怕太夫人百密一疏,让睿哥儿有什么闪失。

明知道柴惜月是故意激怒自己,让贺润年厌恶自己。

可顾重阳还是伸出手左右开弓朝柴惜月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

等贺润年反映过来,将她们拉开的时候,柴惜月的脸上已经都是血印子了。

前面一巴掌是打,后面几巴掌顾重阳故意用手指去抓。

长长的指甲,把柴惜月的脸都抓花了。她是有所准备的,指甲里面还藏了药,柴惜月脸上的疤痕,这辈子都别想好了。

那一次,是彻底撕破了脸。

她以为贺润年再也不会来了,任由自己在这庄子上自生自灭。没想到,半年之后的今天,贺润年又来了。

他来做什么?

难道,柴惜月这次找自己报仇来了?

哼!我顾重阳才不会怕她!

顾重阳紧紧握住了拳头,心里燃起了斗志,大步朝院中走去。

院中种着葡萄架,葱葱郁郁的叶子翠□□滴,那是顾重阳刚来的那一年移过来的。

葡萄藤要移植三年之后才能挂果,今年刚好是第三年。成串的葡萄挂在藤上,圆溜溜、青亮亮的惹人喜爱。

顾重阳见了,心情较刚才好了很多。

再过两个月便是乞巧节,到时候,她便可以在葡萄架下看牛郎织女相会。等看完了鹊桥相会,还可以摘葡萄吃。

辛辛苦苦料理了三年的葡萄藤,终于长出了果子,想必一定很甜。

柴惜月来田庄,不外乎是想看自己落魄潦倒的样子。她才不能让柴惜月如愿。输人不输阵,她顾重阳不管在哪里,都能生活的很好。

这葡萄架,便是最好的证明。还有田庄上那些佃户,对她既尊敬又爱戴。这一点,她尤为自豪。

顾重阳正了神色,曼妙的身姿隐入葡萄架投下的浓荫中。

穿过葡萄架,便是正房。

顾重阳的脚步不由一顿,心头也是一紧。

正房门口的三层台阶打扫的干干净净,原来高高卷起的湘妃竹帘垂放着。

庑廊下,两个年岁不一的仆妇一左一右守着门,身姿挺拔,精神抖擞。

这两个人,顾重阳认得。

左边那个年老的是查嬷嬷,她是婆婆延恩侯太夫人的心腹。她十几岁就开始在太夫人身边服侍,一举一动都有太夫人的影子,是个严苛古板的人。

刚嫁到延恩侯府的时候,顾重阳没少被她教训。

右边那个年轻的媳妇,娘家姓赵。她母亲赵嬷嬷跟查嬷嬷一样,是太夫人的陪房。

若说亲近,自然是赵嬷嬷跟太夫人更亲近一些。因为赵嬷嬷还是贺润年的乳母。

后来赵嬷嬷死了,太夫人念旧,就点了她的女儿在屋里服侍。还亲自做媒,将赵嬷嬷的女儿嫁给了延恩侯府大管家的儿子郑达,因此人侯府上下人等都称呼她“郑达家的”。

三年前,顾重阳离开京城的时候,郑达已经子承父业做上了侯府的管家。郑达家的便是正儿八经的管家娘子,帮着太夫人管理内宅,是太夫人的臂膀。

这两个人怎么会来到田庄?

事出反常必有妖!

难道是太夫人来了?

顾重阳心头一突,有些紧张。

她心里是有些害怕这个古板的婆婆的。

面对柴惜月她可以撕破脸皮,可面对婆婆她不得不小心翼翼。除了从前婆婆的积威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儿子,养在婆婆膝下。

虽然太夫人疼爱睿哥儿,可她这个做母亲的若是忤逆了太夫人,难保太夫人不会迁怒睿哥儿。

从前睿哥儿不过是吃了她递过去的点心,太夫人就拿竹板打睿哥儿的手心。

那时候,睿哥儿不过才两岁不到。

她这个做母亲的,不能照顾睿哥儿就算了,怎么还能给儿子带去麻烦呢?

从那之后,她再也不敢靠近睿哥儿了。

想睿哥儿的时候,她便远远的看一眼。每天去请安,她都是第一个到的,想尽办法在太夫人的院子里多逗留一会,就为了能多看睿哥儿一眼。

“夫人回来了!”郑达家的声音响亮,打断了顾重阳的思绪。

顾重阳忙走上台阶,微笑道:“原来是查嬷嬷与李姐姐,怎么劳烦二位等着我?今天天热,您二位跟我一起进去歇歇?”

她可以对贺润年冷嘲热讽,可以跟柴惜月对打,却不能不客客气气地跟太夫人身边服侍的人周旋。

见她语气诚恳,态度谦和,郑达家的嘴角的笑容就稀薄了许多,神色也有些勉强:“夫人不必客气,快些进去吧,侯爷可等了半日了。”

说着,郑达家的亲自打起了帘子。

顾重阳受宠若惊,忙扶了帘子:“多谢李姐姐。”

说完,她就走了进去,忽略了郑达家脸上的挣扎犹豫,与查嬷嬷眼中一闪而过的怜惜。

贺润年负手站在厅堂中。

他穿着雨过天青色细棉布直裰,衬得他越发面皮白净,身材挺拔。儒雅俊秀的脸上一抹小胡须,给他添了几分成熟。

“你来做……”什么两个字还未来得及出口,顾重阳就定住了。

她心跳加速,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