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吸血鬼之魅第八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2:56:16
吸血鬼之魅
吸血鬼之魅
作者:冷暗镜雪
来源:飞卢小说网
蝶语和蓝澜会与四大美男在学校产生怎样的火花,会喜欢上他们其中一个人吗?还是会和另一个人呢?蝶语报仇会得到四大美男的帮助吗?会成功吗?蓝澜会和凌在一起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西窑国来势汹汹,青莲城被夺。

不仅如此,紧邻青莲城的青白城也岌岌可危。

此战事消息一出,即便是远离战争的京城民众都忍不出担忧,纷纷把目光放在了将军府上。

什么民间搜来的邪门偏方或是灵丹妙药,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拖人送到府中。

可这些都被一一挡了回去,正当民众们失望至极时,一道消息瞬间把他们从唉声叹气之中拉扯了出来,仿佛看到了救世主那般,饱含着希翼的目光看着大将军云陌漓进入皇宫。

宫门外的不远处聚满了许许多多的群众,有得到小道消息而来的,有亲眼见证迟迟不走的,但群众们都有一个共同目标,那便是等大将军出来。

大雪纷纷,冷得直哆嗦,快支撑不住的时候,大将军终于出来了。

白衣黑马,面容冷峻,一言不发等手下人开路。

大将军气色一如既往,并无半点虚弱的神色,只不过比起以往,更有距离感,大冰块似的,冰冷的让人无法靠近。

这些都没什么的,最重要的是,大将军痊愈了!!

待他驾着黑马往府邸方向跑远时,刚刚等待而冷的身子渐渐的因大将军的回归而重新热乎了起来,就如内心那样,活跃欢腾不已。

翌日。

熙熙攘攘的人群分布在出城的街道两旁,大将军能路过的地方,所有街道上的二楼三楼等都被人包了起来,场面极其壮观。

街道容不下云陌漓的军队,只带领的极少部分的部下跟在其后。

让人群的声音响更激动的是,天子竟也跟着一道,浩浩荡荡的,一路送行到城外。

群众们无法跟随着出城外,只好站在原地看着城外的方向。

大将军的军队早已走远,热度丝毫不减退,街道里喧喧闹闹的还夹着女子的抽泣声,可这些都是充满着正能量的。大将军出马,他们高高悬挂的心安稳的落下来了,人群里不知谁议论起今早被人遗忘的消息。

打战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此次一去,不知几年载。

所以大将军解除婚姻,也情有可原,毕竟战场刀剑无眼,身为天子最宠爱的胞妹,自然会为她着想,更何况凌敏长公主也早已及笄。

说着说着很快就有人自荐,愿意为大将军守身……

一时之间,这话题吵的更高涨了。

某茶馆二楼,喻笙戴着白色面纱,收回看向城外方向的目光,偏过头看着坐在隔了个方几距离的男子。

面如美玉,鼻若悬胆,墨眉薄唇,如此美貌不愧是北冥群众列居第二的美男。

从军队路过,他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他们,那眼里有着向往与失落。

向往什么?男儿都有英雄梦,他身为北冥的一员却不能保卫国家,上战场出一份微薄之力。

至于失落,就他的病弱身子,三天两日都离不开药罐谈何练武?

空有少年状元郎的名头,并不能满足他自小就想拥有一副正常健康的身子。

“公子,伸手。”喻笙开口把他的思绪拉回。

齐瑾玉回头,黝黑的眼眸不明所以的看她,此间明明是被他包下来了,在兵队来的时候她突然出现也只好让其一同坐下。

“手。”她再次开口。

面纱遮住了她的面容,只有漂亮的眼眉露出,认真看进她的眼眸,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鬼使神差的,他向她伸出了手。

在世子未开口,身后的护卫只好紧紧的盯着喻笙,一旦她做出对世子不利的举动立刻将其击倒。

喻笙垂下眼眸,安静的为其把脉,半晌后才把手收了回来。

医者?齐瑾玉愣了一会,似乎对有那么年轻的医者感到惊讶,但是又想起石崖神医的女徒方清莹也是与女子差不多年纪,也就没太过在意了。

方清莹是方尚书的小女儿,幼时被石崖神医看上,收为徒弟,自小就送到琅岐山学医。

学成归来,医好了不少病重之人,那时她的名声大响。

这场战事她还向圣上申请,进军营为军医,为北冥出力。

这话一出,顿时被受到来自各大臣的称赞,不为其他,只因她是大名鼎鼎的石崖神医的唯一女徒。

除了军妓,军营一律不准其它女子进入的规则也被她打破。

方清莹是跟着大将军的队伍一块前去的,所以这时间对不上,眼前的女子并不是方清莹。

不由感到有点好笑,石崖神医也为他看过一次,因后宅腌脏之事,母胎得来的病无法根治,这病弱的症状大概是要跟随他一辈子了。

摇摇头,可能被她看出他这副羸弱身子,想报答他刚才的收留吧:“谢谢姑娘的好意……嗯?”

喻笙从怀中扔了一个白玉瓶过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眼里有着傲气和自信,语气冷淡:“瓶内有四粒,一周一粒,药到根除,虽说你短暂的收留我在此歇息,但本姑娘的药可是极其稀有,贵得不止一星半点。”

齐瑾玉讶异的看着手中的白玉瓶,握着的瓶身竟冰凉冰凉的,打开瓶盖,白气袅袅从瓶内不停升上,清淡的香味入鼻,仅仅是闻着身心都能感到一阵舒爽。

“所以……”

齐瑾玉抬头看她,静等下文。

良久,喻笙离开后,齐瑾玉身后的护卫皱眉:“爷,这药来历不明,三思啊。”

“别担心,自有分寸。”齐瑾玉低眸摇晃着玉瓶瓶身,神色冷静,他身为后宅的牺牲品,好不顽强活到现在,怎会那么单纯,不对其它人留心眼。

“那姑娘的来历?”

“查!”

*

回皇宫的路上,北冥凌敏与北冥慎一同坐在豪华的马车上。

“皇兄……”北冥凌敏哭红了眼,为何云陌漓这次回来又恢复以前初次见面时的模样,清冷的拒人千里之外。

“我也要去…”见北冥慎闭目不理,她不忿的拉扯他的袖口。

“皇兄,都怪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的退婚!!”

北冥慎睁开眼,摸了摸她的脑袋,平静看着她说:“未登基前为兄允了他一个条件。”

“那也不能答应他!”北冥凌敏有点失控的叫道,在云陌漓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喜欢上别人了,那她呢?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他态度软化下来的!

她想要独占的男人却被人截胡了!

封爵的爵位收回,珍贵稀有的宝物的赔偿有什么用?对她一点用都没有!都是皇兄,都怪他!

北冥凌敏的怨恨眼神让北冥慎不喜,他真是太宠她了,语气一冷:“越是权高位重你能保证婚后他也对你一心一意?”

“我能!”她怎么摸不清楚云陌漓对军事以及武器的狂热,那些在现代时她看的可多了,虽说不能完整做出来,但是大致画出来他就能迅速读懂,再把武器研究制作出来。

他对情爱没有什么心思,一旦娶她必会尽到丈夫的责任!两人又有共同爱好,才会长长久久不是吗?

再说了她都感觉他对她的欣赏,对她的心都要摇摇欲坠,破土发芽了。

实在不甘啊!

“喔?那你能保证今后对他一心一意?”

北冥慎的这句话让北冥凌敏的脸色一僵,北冥慎眼里揶揄明显,看她说:“齐瑾玉跟七妹倒是很般配,那么……”

“不准!”北冥凌敏激动的说道,有点难堪的回避北冥慎的眼神。

在没有认识云陌漓之前,还是年幼的她,初见齐瑾玉一颗春心就抑制不动,整个人的心思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齐瑾玉身子病弱,但喜抚琴。

北冥慎一向十分疼爱她,虽然他们两不受宠,但架不住她有个扮虎吃猪的兄长。

在他掩护下,凭着她的磨人功力,一直到她长大,齐瑾玉很快就败下阵来。

齐瑾玉是有婚姻的,被她搅了,正当她以为能与他一起的时候,云陌漓出现了。

一直只听其名声,却不见其人。

谁知,见过之后她动摇了。

忽视齐瑾玉的受伤眼神,以前对齐瑾玉多热络,追云陌漓的时候只会更甚。

齐瑾玉如今为她都不肯成亲生子了,皇兄他就是故意的,泪眼婆娑的瞪他。

“江南的赵峥如何?” 江南有四大世家,赵,李,孙,钱。

“皇兄你……”北冥凌敏知道他说的意思,可皇兄不是打算要七姐姐嫁给赵峥的吗?打入内部,安插眼线,四大家族太过惹眼,就连父皇生前也想彻底销毁也没能成功。

油水太多,江南的富足都要赶超京城了。

干不了全部好歹也要削弱他们的势力。

“赵峥的容颜可不逊色云陌漓和齐瑾玉。” 北冥慎深知她喜长相俊俏的男子。

“我不。”她还是最喜云陌漓,只想要他。

“真的非云陌漓不可?”

“嗯!”

“那十年后也依旧很爱他?”

“皇…皇兄,什么意思?”北冥凌敏不可置信的看他,皇兄要对付云陌漓?

“如若你能等多几年,皇兄便如你所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