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原来我是影帝心头白月光之般的穿越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4:29:50
原来我是影帝心头白月光
原来我是影帝心头白月光
作者:丑的轰动全世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作者亲身经历改编,绝无雷同嘻嘻嘻嘻)周从从一直以为自己是戚沉嘴边的白米饭。可是有一天,戚沉突然伸手抱住她,一脸深情的表白。周从从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其实是白月光。【8月17日从第21章开始倒V】完结待宰言情文:《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大佬白月光》、《原来我是影帝心头白月光》、《男朋友和亲哥我选谁》、《穿成神颜二公子的心尖宠》、《重生之神君她有双重人格》等。专栏求收养~———————————耽美新文预收《我怀了死对头的崽崽》阮安一觉醒来听说他把别人攻了而且被攻的那个还是他看不对眼多年的死对头——姜荀“

风和日丽的午后,跟朋友约好要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的林晓凡一个人从家里出来,边看手机边沿着路边的人行道走向地铁站。

绿灯亮,林晓凡收起手机,跑到马路对面,然后又掏出手机来继续看,林晓凡刚走到地铁口的楼梯处,正准备扶着扶手慢慢往下走,从地铁口到安检口的楼梯,少说也有两三层楼的高度。

刚解锁手机看一眼微信的消息,她就飞起来了!不,应该是滚起来了!

她被后面一个疾跑的人撞倒了!

三层高的楼梯,林晓凡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个瞬间发誓,以后走路她再也不看手机了!!!

痛吟一声,林晓凡感觉四肢百骸都快报废了。

听到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林晓凡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总是缺了一丝力气。直到耳边传来一个尖锐的妇女声音:“这都三天了,半死不活的拖着,是要全家陪着她一起饿死吗?”

也许是这人的声音太扎耳,林晓凡眼皮颤抖着,缓缓张开双眼。

守在床边的两个妇人,见她睁眼了,忙欢喜着凑过来,站在门口叉着腰的中年妇女看到这幅情景,“嗤”了一声,扭脸就走了。

林晓凡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两个穿着劣质古装,一看就常年没吃饱饭的中老年妇女往自己身边凑,巴不得自己马上又晕过去。

两个妇人喜极而泣:“荷衣,你终于醒了!”三天前,女儿去山上割猪草,结果从山上摔了下来,后脑勺还磕出一个大血窟窿。

村里的大夫说要是女儿今天还醒不过来,就要准备后事了。柳氏这三天流干了眼泪,只盼着她早逝的夫君在天之灵能保佑女儿早日醒来。

吴氏抹了抹眼泪,她短命的小儿子就剩下这个闺女跟一个病恹恹的儿子,要是三娘有个三长两短,那以后小孙子就没人倚靠了。

林晓凡看着眼前抱成一团痛哭流涕的两个妇人,心中真是无数匹草泥马呼啸奔腾而过,她已经百分百肯定自己狗血地穿越了。

闭上双眼,林晓凡只想逃避这一切,心里恨不得指着天空大骂三声整人的老天。我想要空调!我想要冰箱!我想要马桶!我想要卫生巾啊!!!老天爷啊,如果我再滚一次楼梯,你会让我回到二十一世纪吗?我想回去啊!!!

只能说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又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的林晓凡再睁开双眼时屋内已经燃起一只小小的蜡烛。

柳氏见女儿醒了,赶忙将药端了过来:“喝了药就好了,喝了药再吃饭啊!”

林晓凡这辈子最讨厌吃的东西就是中药,不过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忍着巨苦喝了下去,然后赶忙喝了一大碗水漱口,才勉强压住这苦味。

喝了碗稀拉拉的米汤后,许是药力发作,不多时,林晓凡又沉沉睡去了。

柳氏爱怜地摸了摸女儿苍白尖细的小脸蛋,心中高高悬起的石头终于落地了,要是女儿再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将来有何颜面去见自家相公?

不过一夜,林晓凡已经能勉强坐起来了,自己摸了下四肢,应该只是受了些皮肉伤。不幸中的大幸啊!医疗水平低下的古代,这要是断了胳膊腿啥的,分分钟残疾啊!

林小弟坐在床边,一边偷偷地咽口水一边看着姐姐吃面条。林晓凡很想假装看不见,但是屋里就她跟这小豆丁两个人,而且小豆丁的口水咽得也太大声了点。

剩了小半碗面,林晓凡便停筷了。把面条递到小豆丁面前:“吃吧。”

林小弟很想接过来吃了,但是他还是很懂事地拒绝了:“姐姐受伤了,姐姐吃。”说罢又咽了一口口水。

看着他馋的不行却一脸悲壮的表情,林晓凡“噗嗤”一声笑了:“姐姐吃饱了,你要是不吃就要倒掉,那多浪费啊!”虽然她前世没有弟弟,但是有一个这样懂事可爱的弟弟貌似也不错。

听到姐姐这么说,早已馋得不行的林小弟端起碗来就“滋溜滋溜”地把剩下的小半碗面条吃完了,连汤都不剩一滴全部落肚。

柳氏喂完猪,晾完衣服,推门进来看到女儿跟儿子把面条吃完了,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孩子:“五郎你可别吵着姐姐休息。”

“娘放心,弟弟很乖。”林晓凡靠着枕头休息,笑着帮弟弟说话。

林小弟听到姐姐夸自己,挺了挺小胸脯:“娘,我是男子汉,我是来保护姐姐的!”

听到五岁的儿子这么懂事,柳氏心中十分熨帖,又叮嘱了女儿几句,便拿着空碗出去了。

看到柳氏出去了,林晓凡便开始套弟弟的话,她得摸清游戏背景啊。

林小弟还是单纯了点,三言两语便被林晓凡把话套得差不多了。

原来昨天那个叉着腰骂人的是林家大房的伯母崔氏,昨天另外一个稍老一点的是林荷衣她们的奶奶吴氏,林家幼子,也就是她们的爹林孝君三年前就英年早逝,只留下柳氏跟几个孩子。长房崔氏泼辣又贪财,趁着林孝君逝世,霸占他们家的房子,把孤儿寡母连带吴氏一起赶出家门。

林晓凡感觉头皮阵阵发麻,老天爷把她丢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时空就罢了,还是困难模式,这可怎么玩下去!

要不是怕天空中“唰唰唰”一道闪电把自己劈了,林晓凡都想指着天空大骂三声了,这困难模式的游戏哪有这么容易玩的啊!

林小弟看着自家姐姐脸上莫名地抽抽的表情,有些担心又有些害怕,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喊道:“姐姐......”

看着弟弟一副怯怯的样子,林晓凡收敛表情,安抚地拍拍弟弟的手,接着打探家里的情况。

原来原主短命的老爹居然还是秀才出身,可惜不到三十岁就没了。原主名叫林荷衣,今年十二岁,林小弟大名林载云,在家中男丁排行第五,小名五郎。

心中暗喝一声,这林老二不愧是秀才,儿女名字都起得相当有水平啊!

不过半小时左右,林小弟就把他知道的东西都说得差不多了,不过他才五岁,知道的东西也没多少。

林晓凡,应该叫林荷衣了,有点想不通,她们孤儿寡母被赶出来就算了,那吴氏又为啥一起被赶出来了呢?

“小五,奶去哪了?今早到现在都没见到她。”林荷衣挪了下身子,坐久了还是有点吃不消啊。

“大姐你不记得啦?奶去大伯家干活了,再一会应该就回来吃早饭了。”林小弟一脸懵逼,怎么感觉姐姐什么都不记得了。

呦呵!她有点迫不及待的会会林老大一家了,老母亲免费给他家当劳力,还是不包饭的那种,说好的古代孝道大过天呢!

林荷衣眉毛一挑,也不忘敷衍林小弟两句:“姐姐碰到脑袋,好多事情都不太记得了。”

真可怜!林小弟看着脑袋裹满纱布的姐姐,满脸心疼的表情。

林荷衣看着自家弟弟小小年纪就如此心疼人的小大人模样,不由得心中一暖,有家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想到林老大一家与自己这被欺压得快喘不过气的一家四口,真是一家四包子啊!

看来老天爷让她穿越来的目的就是要拯救这可怜的老中小三个大包子!林荷衣心中暗暗握拳,她一定要带领一家过上富足的生活!

前来复诊的吴大夫给她细细把了脉,又观察了一番,而后说到:“人醒了就没什么大碍了,再喝上几天药,好好养着,不出半月头上的伤也能好了。”

柳氏听大夫这么说,很是高兴,不过还是有些担忧:“只是荷儿说好多事都不记得了,这可怎么好?”

对于这种情况,吴大夫也是见过的:“许是磕到头的缘故,脑内有淤血,这个只能将来慢慢治。”

听吴大夫这么说,柳氏有些难过,荷衣赶忙说到:“没事的,忘记点事情而已,又不影响生活。”

柳氏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然后送走了吴大夫,又拎回来好几大包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