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鸿哥讲故事之城前风波

来源:17K小说网 2021/5/5 14:47:09
鸿哥讲故事
鸿哥讲故事
作者:郑鸿魁
来源:17K小说网
每天至少讲一个风趣小故事,短则千八百字,长则两三千字。不为别的,只为逗您一笑。笑掉您的小虎牙,笑掉您的小下巴。笑一笑,十年少!您若不笑,只好鸿哥笑;你若不笑,只好江哥笑;尔若不笑,只好鸟哥笑。只是鸿哥笑得丑,您笑得俏!《鸿哥鹤弟上课记》为《鸿哥讲故事》系列之二。鸿哥好为人师,偶得蠢才鹤弟,无可奈何教之。一个不愿学,一个使劲教。鸿哥“毁”人不倦,鹤弟学有小成。清华玩,北大蹿,稀里糊涂考复旦。鹤弟是个熊孩子,怎么就考上了?因为,我有“葵花宝典”——《郑氏千字文》。“一帆风顺、二龙竞发、三阳开泰、四季

这一队人马眨眼间就已经到了青年车辇近前,青年出身于一个江湖中数一数二的武林世家,更与当朝大员有着紧密的联系,所以眼界自然不低。

那两位本来蠢蠢欲动的汉子气焰也在这一瞬间熄灭,尴尬的回头看了青年一眼。

青年立时觉得丢了面子,心下一狠,我就不信你们的来头比我还强,但是终究还是不敢直接就动手拦截,只得硬着头皮喊了一声,“这位兄台请留步!”

正好擦肩而过的齐长生根本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有紧跟在齐长生后面的齐老微微眯眼,转头轻轻一撇,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

不过被轻轻看了一眼的青年在那一刻感觉被洪水猛兽盯住了一般,到嘴的话语全都重新咽了回去。

沿途一路,齐长生等人见惯了这些江湖草莽,有强抢民女的,有仇家上门报仇的,还有胆大包天试图抢劫他们的马匹的,他们已经打发了不止一波人,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干脆就不理睬青年。

而众人中有一身穿麻衣的少年,骑着一匹比青年还要高出两个头的特勒骠,在青年旁边经过的时候更是嘿嘿一笑,脸上蔑视的表情一览无余。

“咱们九殿下那是带我们做仙人去,做仙人之前,遇见仙人也许还要胆怵一二,你这一个小小无名人士给我们九殿下提鞋都不配。”车辇附近的其他人看见这一幕都是暗自偷笑,扫了一样他们的表情,青年更是气的脸色铁青。

不过等他反应过来刚才那少年提到了一句九殿下的时候,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大圣皇朝九皇子,那是所有江湖人士的噩梦!

齐长生他们从龙虎城到这里已经经历了近三千里路,虽然路上休息了一天又因为一些琐事耽误了些时候,可是这些千里驹终究还是凡躯,已经有点人困马乏了。

又向前奔了足足三百里,就连齐长生的踢雪乌骓都已经有些疲软不堪,不停地大口大口呼出浊气,不停踢踏的马蹄也显示了乌骓的疲惫,更别说其他人的马匹了。

不过好在前方已经可以看到隐仙城的轮廓了,这是一座比龙虎城还要气势磅礴许多的城市,横竖城墙各宽近五百里,高二十丈,就像一头绝世凶兽盘亘在那里。

齐长生长呼出一口气,幸好内力深厚,加上赶路的过程中时而小憩,否则光抵抗嗜睡这个毛病,怕是到现在一千里路都没有赶过来。

剩余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众人也就不再赶路,走走停停,休息一下马匹,也在第二天的傍晚接近了隐仙城。

不过城外的景象又让齐长生是一阵头疼,近千万人堆积在城门之外,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景象,铺天盖地,一样望不到边的人头怕是都不足以形容,俗话说的好,人数一过万,人头连成线。

派人经过一阵打听才知道五天以后,将会在城外选拔出十万人,这十万人才是真正有资格进入内城,也就是将从这十万人中选出一万人去天玄古州进行最终的考核。

至于在城外如何考核,那就无从知晓了。

齐长生松了一口气,双手重新笼入袖中,那就等着好了,脑海中又回想起当日的情景,蛟蛇化龙,仙家法宝,这一切对于齐长生来说好像都是发生在梦境之中一样。

齐长生笼在袖中的双手暗自又握了握拳,此事必须成功!

而齐长生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这队人马的上空一直有人在跟着,只不过使了一个简单的障眼法,使凡人没有办法看见他们而已。

这些人自然就是道山和玄门的几位师祖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确保齐长生的安全,至于他能不能通过考核或是进入哪个宗门那就不是他们该考虑的。

两个门派已经有真正的巨头来到隐仙州了,而且此刻就在隐仙城内,甚至还带来了道山的镇宗之宝之一来进行这次考核。

而且他们很清楚,这提前十年的仙缘大会只因为一人!甚至就因为这人,还劳烦了几位真正的渡劫境界老祖。

齐长生凝视了远方的隐仙城一眼,轻轻摆手,后方人马立刻停了下来,“我们就在这里原地休息吧,等待五天的时间,看看是怎么选拔的,你们也争取弄个仙人当一当。”

齐长生话音刚落,后方一阵轰然大笑,齐声应是,虽然齐长生心里也没底,但是该有的气魄绝对不少!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嗤笑从侧面传了过来,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老者面前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蜷成了一团,看他那破败的样子,看来已经被那老者废去了武功。

旁边还一中年女子不停地在求饶,女子身侧还有一个小女孩,干瘦的样子让人怜惜。这小女孩看样子是那对中年夫妻的孩子,看着父亲被胖子抓住,小女孩不但没有开口求饶,反而一脸怒意的盯着那个老者。

周围倒是有些侠义之士,虽都是各方盛名的大侠,但是现在却都不敢做那出头鸟,生怕惹怒了那个老者。要说那位老者,他是大圣皇朝内大名鼎鼎的一个魔头,人称血手,因为他当年以一己之力直接空手屠戮了一个还算颇有名气的门派,鲜血将双手染的血红,从此而得名。

他本身的实力在一流高手中也算得上有名有号,再加上进入了一个庞大的门派做长老之后,更是无人敢惹。

此时他面前躺着的中年男子也算是一代大侠,君子剑陆震,三年前陆震路见不平杀了一个为非作歹的小魔头,结果不想这个小魔头居然是血手的独子。

血手寻找了他足足三年,一直未果,没成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在这里遇到了陆震,哪还有放过之理。

血手也是顺风顺水了太多年头,有些狂妄过头了,再加上刚刚抓住杀子仇人,算是去了心中块垒,一时畅快至极。

所以听到齐长生的话也没有仔细打量,直接就是一声嗤笑,并且开口道:“不知道哪里来的山野小子,也敢妄议仙途?!”

齐长生摆手挥退了已经扑出去的龙九,按捺下众人的怒火,不过周围的气氛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要知道青龙骑都是江湖一流高手中的好手,把他们搜罗起来不知道耗费了齐长生多么巨大的精力,一个个没加入朝廷之前就已经都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高手。

所以众人一怒之下,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冰冷了下来,血手好歹也是隐仙州排得上名号的高手,转头看到这阵势也不由得暗暗后悔自己多嘴,这些人一看就颇为不凡,看气势怕是不少都是一流高手。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些人里岂止是不少一流高手,而是全部都是一流高手,更别说还有齐长生以及齐老等几个老怪物也在青龙骑内了。

齐长生揉了揉脸颊,缓步走出,微笑道:“我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挑衅我,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血手魔头,久仰久仰!”

要知道只要是三大皇朝中叫得上名号的高手,在当初组建青龙骑的时候,无一遗漏,所有的详细资料档案曾经都摆在了齐长生的书案上,血手也仅仅是被齐长生刷下来的认为没有培养潜力的高手之一,所以齐长生倒是识得这个胖子,血手听到齐长生的话心下一松,对方好像认识自己。

“哦?这位是?”血手语气一顿。

齐长生笑道:“在下不值一提,倒是血手兄还是尽快想出一个赔礼的办法才好,否则今天你怕是踢到一个可以打死你的铁板了。”齐长生表情很温和,语气中的森然却露骨异常。

血手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兄弟,这么说话就伤和气了。”

齐长生又笑了笑,没有理睬血手,走到小女孩旁边捏了捏小女孩的脸蛋,小女孩本来想躲开,但是好像想到了什么就没有躲开。这时候那中年女子也明白过来,看样子血手是有点不敢惹面前这个青年,于是开始一脸乞求的看着齐长生。

齐长生问小女孩,“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轻轻咬了咬牙,奶声奶气说道:“大人,我叫嫣儿,你能不能先救救我爹?”

齐长生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看着中年女子道:“你们给孩子取了一个好名字,齐老,把他武功给我废了,然后打断四肢。”齐长生这后半句自然是对着一直闭目养神的齐老说的。

血手其实在感觉到不妙的时候就开始做两手准备了,一面已经给他门派的人发了一个隐秘的信息,另一面就是已经全神以待,以防被偷袭。

齐长生的话音未落之前,血手哪里还顾得上陆震,已经开始后退,并且大喊了一声,“小子,你不怕仙人责问?这里不允许打斗!”

这时候血手还有着希望,希望在附近的他的门派的人能够尽快赶过来。

不过齐老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血手面前,血手一声厉啸,他岂能束手待弊,大量的争斗经验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好处,看到齐老已经到了自己面前,血手没有惊慌,而是双脚微微摆动,向左方硬是横跨了一步,抬起手掌就是一记摔碑手直击向齐老的头部。

齐老没有闪躲,只是简单提气,背部两根大筋瞬间绷直并且鼓起来一个两拳叠加高度的突起,这个突起恰好就在血手的摔碑手上。

血手看到筋膜易位已经知道不妙,这是武功已经进入化境才可以做出来的啊,筋膜易位,坚不可摧不是空口白话!

果真,饱含血手内力的一记摔碑手撞击到突起上只是发出一声闷响,连让齐老受到皮肉伤的资格都没有,血手自己反被震的血气翻涌,不过接下来血手就听到一声巨响,这是什么声音?

很耳熟的声音,这不是我每次杀死对手的时候崩断对方大筋的声音么?

终于是因果循环,自己也被别人崩断了大筋,因为血手的武功已经处于很高的层次,筋膜已经很坚实,所以他大筋崩断的声音好像一颗闷雷响起,周围所有围观的人吓得不约而同散开了十丈方圆的空间。

血手缓缓低下头,看了看丹田处的伤口,终于一下子趴到了地上,全身的筋膜全都碎成了粉末,想站也站不起来了。

齐长生看了眼血手,以及从新回到原处站定的齐老,耸了耸肩,说道:“齐老,你现在下手可比原来轻多了,我以为你只能给我留下一个人棍呢。”

话音刚落,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血手老儿,早知道你如此废物我当初就不应该收你进我魔门。”

只见一个高大的老者排众而出,后方跟了足有四五十人,每一个都是精气内敛,看样子也都是高手。血手用尽全身力气勉强抬起头看向这个老者,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但是终究说不出来一个字。

周围的人更是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魔门门主葛天霸,真正是隐仙州雄霸武林的人物,不知道那个年轻人能不能讨得好来。

不过齐长生不但没有做出他们意料中求饶的举动,反而本来一直微笑的齐长生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你们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会么?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声音越来越大,好像遇到了一堵无形墙壁一样声音反反复复的震响在耳边,显然声音中蕴含着庞大的内力修为。

而且明显是针对高大老者这一群人发出的声音,周围的人都只是感觉齐长生说了普通的一句话,而那高大老者身后的数十人中有一大半都开始运功封闭了自己的听力。

齐长生再也不复温文尔雅的样子,神色狰狞,额头青筋暴起,猛地一拧身,整个身躯发出崩的一声巨响,双脚用力一蹬,身后的泥土足足溅起一丈多高,地面上立时就出现了一个大坑。

已经冲到高大老者近前的齐长生身躯猛地又拔高了一节,近十尺的身高比之高大老者还要高出一个头。一掌拍向高大老者的头颅,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声响,高大老者脚下的地面却先凹陷了下去。

高大老者一声大喝,全身也是肌肉,双臂交叉护在脑袋上,希望能够挡住齐长生这一掌。不过这一掌让周围的人知道了一个词语,螳臂当车。

咔嚓一声轻响,高大老者坚实如铁棍的手臂在这一掌下就好像是两根小木棍一般直接折断,葛天霸甚至都来不及发出惨嚎,就被接着落下来的手掌把头颅直接拍到了胸腔里。

齐长生阴沉着脸甩了甩手上的鲜血,什么魔门,都是狗屁!

齐长生动作一停止,后方立刻冲出三十人直接冲向葛天霸带来的魔门人群,一时之间鸡飞狗跳,周围的人都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这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江湖上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啊,魔门的人和他们这一群人做对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不过也有消息灵通的人,这些人立刻冒出冷汗全部整齐悄悄后退消失在这一片区域,那个人要真是九殿下,那可是真真正正的魔头啊,魔门的葛天霸不认识九殿下那真真是死有余辜。

不消一刻钟,包括血手在内已经没有一具完好的尸体,因为被激怒状态下的齐长生根本不需要血手活着了,所有青龙骑的人都太了解齐长生的脾气了。

魔门众人全军覆没,一个活口都没有跑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