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陌上归之千王之王篇·不妙啊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23:07:40
陌上归
陌上归
作者:胡马川穹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豺狼当道】接档,大力求文收和作者收……若人为刀俎,他为鱼肉,我便为豺狼!我披荆斩棘而来,期许你如同陌上赏花人,可缓缓归矣。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女主矫情记仇喜欢窝里横,但是本质胆小善良不喜求人。男主冷漠腹黑强势喜欢教训人,但是处处维护女主且从不假手他人。前世时,男主因为疾病住院短暂失忆,导致女主含恨远离以致凄凉一世。现世时,女主明知道男主的种种好,但是心底却一直耿耿于怀。周里满脸无奈:媳妇儿,你到底要什么?贺秋秋一脸憧憬:我想要……酸甜苦辣的咸,想要五彩斑斓的黑!贺韬韬不耐烦地翻白眼:

千王之王篇·不妙啊

时间:10:30a.m

地点:礼辉赌场

钟易和郭薛、谢云虽说是三人,却分坐于赌桌两端。赌桌很长,长有9米、宽有3米,堪称巨型赌桌。这是郭薛特意让谢云加工加点打造的。为的就是先防一手钟易的【无敌必胜手】。钟易已经用处过【灵犀一指】和【无敌必胜手】的合招,【灵犀一指】他之前在视频上看到过了,现在就差【无敌必胜手】没见过了。

钟易:“郭老先生,你觉唔觉得哩张台太大啦。我地想倾下计都要喊得好大声。不如换张细D嘅啦。”(唔:不;哩:这;倾下计:聊一下天;换张细D:换张小的)

郭薛:“哈哈哈。钟生,今日来嘅观众太多啦。我当然希望大家都可以看到我地之间嘅对决,所以特灯整咗张大嘅。我哩个老人家都唔怕气短,你就将就下啦~”(嘅:的;特灯整咗张大嘅:专门做了张大桌)

钟易试探一番,无果,便说:“那今天怎么赌?”

郭薛:“跟上次说的一样:斗大细、廿一点、showhand。”、

钟易:“规则嘞?”(规则呢?)

郭薛对副会长梁锦源梁先生,做出请的手势。副会长慢慢的站出来,拿起麦克风操着一口粤普:“今日赌局。一共三局,三局两胜制。除了showhand双方各有1000W筹码,其他只赌一局,且没有庄家。双方有异议吗?”

其实梁副会长问的话是废话,这次赌局的出现,其实就是赌场方挑战钟易。现在规则、场地都是他们定的,自然没有意见。而钟易现今身份地位都处于被动地位,接下所有挑战才,功成名就才能安全离开。不然,若是现在或者中途离开,哪怕郭薛他们没想把钟易怎么样,照样有‘舔狗’把钟易做掉来领功。

“冇异议”郭薛、谢云。(冇=没有)

“冇异议,不过我有个问题。”钟易

“咩问题?”副会长(什么问题?)

“冇,郭老先生藤埋谢生,你地两个~系咩回事啊?”钟易面带微笑的问。(啊,没有。就是郭老先生和谢先生,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郭薛:“今日个赌局,系我地礼辉赌场邀嘅局,自然系我地赌场藤你赌。不过钟生你千术咁犀利,我地两师徒只能一起上咯。”(今天这个赌局,是我们礼辉赌场组的,当然是我们赌场跟你赌。不过钟先生的千术这么厉害,我们师徒二人只能一起上咯。)

钟易:“咁会唔会唔系几好啊。”(这样会不会不大好啊!)

郭薛:“当然,我们一起入这个局是有筹码的。”

郭薛挥了挥手,从后面走出来个人,双手托着一个盘子,来到身边。盘子上面有一张烫金的请柬。

郭薛将其拿了起来,摊开看了眼放回去,朝钟易方向做出个请的手势。fu务生会意。

郭薛继续说:“澳门赌场。其他不计,大型赌场一共有七十二家。有二十六家与国际接轨,但是只有其中的十二家,能够收到十年一度的‘世界赌王大赛’的邀请函。而在亚洲地区,只发放十八张。在全世界一共有五十张邀请函,举办方自留十张,其中有八张要给特邀,所以实际上他们只留得下两张。剩下的四十张,投放到全世界最有实力的四十家赌场。”

钟易听完郭薛的介绍,确实很感兴趣、很想要。他从fu务生那里将邀请函拿了起来,正是【世界赌王大赛】的邀请函。仔细观看,两面翻了翻,记下它的模样,放回去。钟易看向了郭薛。

郭薛继续说:“这张邀请函的价值,你现在应该是了解了。哪怕直接拍卖出去,都能拍个5亿美金。‘世界赌王大赛’只邀请全世界最强的50个人参加,请柬的投放,就好比一只羊扔进狼窝里。全世界的人都在抢,都在打听消息。当初为了做保密工作,我们也牺牲不少。原本是想让谢云去见识见识,但是今天为了钟先生的赌局,我将它作为入局的筹码拿了出来。”

郭薛让fu务生将请柬放到公正台:“而钟先生无论输赢,这张请柬都是你的了。”

谢云其实很疑惑,明显自己这个师傅临时改变主意了。

是的,当郭薛今天再次见到钟易的时候。脑海中如雷鸣碰闪电,脑子里的火花不断擦亮。他突然间明白了,钟易最厉害的,不是他的赌术或者智慧什么的。这些东西在世界赌坛上,大家都不缺,仅仅只是有高低之分罢了。见识过世界舞台的郭薛,钟易与他们相比,较泯然众人矣。但是,钟易表现出来的才华、他的奇思妙想、他的天赋,可以称得上天才。

总而言之,钟易的潜力很大,可挖掘的才能很深,可预见的未来很远大。郭薛当机立断,投注钟易,坐上了他所看好的这艘刚杨帆的巨轮。在众人的面前,将请柬送给钟易,就是发出一个信号:这个人,我保下了。

同时,郭薛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原本他打算,原本只打算推其一把,大家结个善缘,对大家都好的结果是平掉钟易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他打算全力出手,打败这个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天才。得让他得到更多的成长。当然,他不知道的是,钟易在国际赌坛方面的见识,可能比他还要多。

钟易:“好!既然郭老先生拿出如此厚礼。我自然不落与人后,”在袖子里拿出一张卡,“这张卡里面的是前些日子在贵赌场赢得的金额,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也拿出来,只要我今天输了,如数奉还。”

“那~赌局开始吧?”郭薛

“开始吧。请!”钟易

“请。”郭薛

梁副会长适时地站出来说:“第一局,比大小。以大者为胜,黑桃A为最大牌。为求公平,以21副牌进行。对赌双方,每人有塑料卡片五张,用以切牌,赌局切出5张牌后停止结束。若塑料卡片用完,没有切够5张,也当作结束,已完成赌局。赌场方,红色。钟易,huang色。”

荷官在钟易面前,放下5张黄牌。然后给郭薛、谢云,各5张红牌。局面对钟易来说,看似没有什么影响,实则不利到极点。

“双方请验牌。”荷官展开21副背面同为红色的牌。

两边点头后,“哒哒哒、哗啦啦……”一共由3位荷官一起洗牌之后,垒成一摞。

准备就续后,副会长宣布:“三位请开始。”

钟易上次已经暴露过实力了,暂时还不清楚敌人状况。本着敌不动,我不动原则,先不出招。不过先手还是要抢。手两指夹住一张黄牌,“咻咻咻——哧”卡片滑坡空气Cha入牌堆。

荷官抽出黄牌和黄牌上面一张牌,错开确认后:

“黄牌,钟易,黑桃A。”

郭薛和谢云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发愣,慢了一步。实际上两人现在已经很少与人直接下台对赌,一时间没有进入战斗状态。反应过来之后,也专注地拿起了红牌飞了出去cha.进牌堆。

荷官抽出红牌和红牌牌上面一张牌,错开确认:

“红牌,郭薛,黑桃A。”

“红牌,谢云,黑桃A。”

“三位请继续。”副会长

钟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情况比他想象的要严峻。不过也不容思考了,迅速地再次飞出一张黄牌,“咻咻咻——哒”飞出的黄牌,直接将一张,黑桃A,击打出来,翻落在绿色的赌桌上。

另一边也不慢,紧随其后,也将黑桃A击打出牌堆,翻落赌桌。

荷官直接宣布:

“黄牌,钟易,黑桃A。”

“红牌,郭薛,黑桃A。”

“红牌,谢云,黑桃A。”

然后,荷官将红黄卡片取出。

21副牌,一共有21只黑桃A,但是分别由3个人洗牌。大家不可能全部牌都记下,而却场上有三个人,还每人5张卡,如果玩到最后都不出失误,要有15张黑桃A。但问题是,大家记下的牌有可能是重复的,黑桃A抢一只少一只,一旦别人抢了自己记下的牌。局面会相当不利。

钟易面要对的是两个人,两个人完全可以分配好,完全记住3个人洗的牌。局面的压倒性不利,可想而知。

而更不利的是,刚刚被击打出来的6张黑桃A,有5张是钟易记下的。而钟易只记下了15副牌。

“三人,黑桃A各一对。请继续。”副会长

话音刚落,三人手上的卡牌,几乎同时飞出。

“咻咻咻——”,可是场上赌局的气氛,突然激烈了起来。

郭薛的红牌,抢先击中钟易的黄牌,两张牌交错,围绕牌堆回旋,钟易的黄牌回旋半圈,黄牌留有余力地cha.进牌堆。但是突出的部位面向郭薛那边。

钟易眼睛微眯,死死盯着场上。对郭薛这一手,钟易感觉还没有完,因为他的牌Cha入牌堆的位置没有错,是正确的。因为红牌回去了!

红牌围绕牌堆回旋一周后,向郭薛他自己飞回,郭薛待到红牌来到面前时,屈指一弹。

“咻咻咻——”红牌飞向牌堆,准确地打在黄牌原本的位置上。受到惯性,红牌穿过牌堆,从牌的这一头滑到另一头停下,但是原本在同一位置的黄牌,却消失不见了。

另一边,谢云的红牌在另外两张牌回旋的时候已经cha.进牌堆。

待一切停止,荷官抽出红牌和红牌上面一张牌,错开确认:

“红牌,谢云,黑桃A。”

“红牌,郭薛,黑桃A。”

荷官仔细观看牌堆后:“钟易,黄牌,失踪!”

副会长上前一步朗声道:“郭薛、谢云,黑桃A,各三张。钟易,黑桃A,一对。比赛继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