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DNF:超次元学校第5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0:24:30
DNF:超次元学校
DNF:超次元学校
作者:无影剑客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天一觉醒来,竟然发现日向雏田是自己的同桌,女帝波雅·汉库克是自己的同学,他们竟然都在聊着DNF这个游戏。卧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线等!!!有谁能给我解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一幕拍的是女主已经成为在众国之间名声斐然的才女,被魏国国君奉为座上宾,而男主已经初露峥嵘,在齐国追随主帅四处征战,官拜上将军,此次被国君派保护去魏国做客的王子骄,正好遇到在魏国的女主。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女子的地位远远低于男人,这意味如果想获取成功,必须要付出一倍甚至更多的努力,而一旦扬名-----------当然除了因为美貌也扬名的,这意味这个女的绝对不可小觑。

场中央是翩翩起舞的舞女,周围是跪坐着高声谈笑的贵族,每个贵族身后都有个美貌的女子弯腰不时在酒樽里倒上琥珀美酒,最上面是正在和王子骄相谈甚欢的魏国国君,男主林萧百无聊赖的喝着酒樽里的美酒,悄悄的瞥了下嘴,毕竟这和后世的美酒相比,真的差太多了,淡的几乎可以当做白水喝了,又不着痕迹的挪了下跪坐的有些发麻的腿。

原先的倩公主现在名扬七国的晚晚姑娘,也正好端起身前的酒,眼睛带着欣赏的看着场中央的歌舞,作为场中仅有的几个女性之一,即便她什么都不做,也是常人的焦点,林萧伸手挥退正欲再给他添酒的侍女,笑吟吟道:“晚晚姑娘喜欢这样的歌舞?”

“本将军看起来晚晚姑娘比场上的舞女还要漂亮呢,不知道晚晚姑娘会不会跳?”

他说的不高不低,没有打扰正在上面聊的尽兴的国君王子,周围坐着的公卿也都顺势的看了过来,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能真的让人看的心痒痒,只是有了国君的尊崇,没有人敢在明面上跟她过不去,现在有了人挑事,他们自然乐的看热闹。

歌舞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什么低贱的事情,上等的贵族都是豢养着一群的乐姬舞女,用膳的时候都是歌舞伴奏,贵族习乐跳舞也是常事,只是偏偏在在这个时候问,还和那群地位低贱的舞女比较,是个人都能听出他的不怀好意。

晚晚闻言动作一顿,表情不动转了下方向,看着林萧似笑非笑的笑容,开口就道。“歌舞确实不错。”

“我看将军比我养的下仆还要英武,我那下仆可是甩的一手好马鞭,不知道林将军比之如何?”

开头就是□□味十足,林萧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下眼睛,王邑王宫都在盛传这位晚晚姑娘清丽温和,妙语连珠,对各家学说更是信手拈来,魏王和王后对晚晚姑娘推崇备至,王子骄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才女非常的警惕,暗中嘱托林萧趁机试探下虚实。

林萧被这么呛了下也没生气,正饶有兴趣的看向晚晚姑娘,晚晚也毫不畏惧的看向他,林萧表情骤然一变,猛的一拍桌子:“本将军官拜上将军,官至三品,晚晚姑娘竟然将本将军比作下仆,晚晚姑娘何意!”

这一次动静就大了,本来言笑晏晏魏王和王子骄也看了过来,林萧满脸的气愤,豁然起身,满脸愤然的半跪冲着魏王行礼:“外臣陪王子来魏国做客,竟然受此侮辱,国主这是看不起我们齐国么?!”

魏王下意识的看向同样一脸愤怒的晚晚,王子骄立刻开口:“国主怎么会有此意,还不快退下,休要再言!”

魏王正要顺着王子骄的话往下说圆一下场子,就听到晚晚也骤然起身,而且拿起了一直放在身边的短剑,冷笑的道:“将军颠倒黑白的能力我暂且不提,只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何必牵扯上国君,如果将军觉得我冒犯了你,那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游走诸国,也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既然这样----------”

林萧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一转眼就见那把短剑的剑鞘劈头盖脸的朝着他砸下来。

“----------那就决斗吧!”

一片哗然。

魏王和王子骄也怔住了。

***

等导演喊了卡,饰演男主角的白声立刻就丢下了手上的剑,挥了挥手腕,愁眉苦脸的冲宋微木露出了苦笑:“哎呦哎,大小姐,你对我到底多大的深仇大恨啊,这一下差点把杂家的手腕给弄折了,好歹有点前兆啊。”

这可是真家伙啊。

这几日下来,宋微木和白声也熟悉了,看他这么搞怪也不以为意,挥了挥手上的青铜剑,挑唇笑而不语。

白声皮肤白,五官俊朗,身材高大,笑起来阳光帅气,极为受人欢迎,又在几部电视剧里扮演过几个不大不小的角色,在这个胡乱凑起来剧组里已经是众人羡慕的对象了,只是他性格好,也不摆什么架子,和谁的关系都不错,宋微木也不讨厌他。

白声看她样子就知道她今天心情不错,不然可不会这个反应,对于空降和内定的人其他人总会有些别的想法,不说背后碎嘴吧,做点事情总是无意识绕过她,而这位宋小姐居然就这么保持着高冷范,你不搭理我,我也不搭理你,只要不碍她的事,她除了演戏就是一概不理。

白声混过不少的剧组,对宋微木平日里极为讲究的做派对她的背景有些猜测,只是他从来不做讨人嫌的事情,每次也就说上两句话,宋微木有时应声,有时不应,白声更是肯定她肯定出身不凡。

宋微木心情不错,她房子找到了,拎包入住的那种,二十八楼,月租两千,一室一厅,家具俱全,扣除三个月的房租平日的买衣服置办东西的花销,加上土豪哥给她的“片酬”差不还剩下五六万,这些钱足够让她舒服的过上一阵子了,下个月和白晓晓他们一起去魔都,又会有差不多两万的收入,只要不买什么奢侈的东西暂时也足够了。

拍完戏份天就有些晚了,罗美薇有点事情已经先回去了,她一个人走了会儿想起来在梧桐街看到的一家琴行,思索了下,就打车去了梧桐街,她的琴艺得了大家指点,算得上极为出众,反正还有钱,她就准备买上一把古琴作为消遣的乐器好了。

几千块的琴自然比不得她原先珍藏的古琴,这个时候也是有聊胜无聊,临江仙在这一条街都很有名,宋微木这段时间经常出现在这里,又是这一季的模特,老板当然认得她,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宋小姐想买什么样的琴?”

宋微木伸手拨弄了下琴弦,为了应景,琴行装修的古色古香,屏风香炉一应俱全,青烟袅袅,美丽的仕女图轻摇这羽扇,宋微木怅然笑了下,“我可以弹一下么?”

老板指着一个矮凳,像模像样的行了一个古礼,“那感情好,在下正好可以一饱耳福。”

宋微木弹琴很随性,她其实不是个喜欢拔尖的人,她字写的不好不坏,女红学不好不差,就是被大家指导过的琴艺也没有下上十足的功夫,曾被她师父摇头叹息说是浪费天赋,但是只要她喜欢就够了。

现在弹起来,自从穿过了没掉过泪的宋微木突然间眼睛就红了,疼爱她的父母尚在人间,听闻她的噩耗,又是何曾的伤心,人生最悲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个人杀了她,对她的家族不知道又如何,权倾朝野的他如果存心为难她父母,她父母怎么能扛得住?

一向宠爱她的师傅没有子女一直把她当女儿疼爱,对她千依百顺,把满腹才学倾囊相授,更是处处提点她为人处世,半生心血都在她身上,她死了,师傅又将如何?父母上有幼弟可以奉养,师傅岂不是老无所依?

这一切都是她不愿也不敢去思考的。

一首送别的曲子被她弹的极为杀气凛然,到了后面才变的缠绵起来,带着隐隐的忧伤还有不可言说的遗憾和祝福。

老板既然开琴行,不说精通,但是也知道好坏,见宋微木几乎是闭着眼睛弹完的曲子,还有曲子中的意境弹奏的手法几乎是堪称大家了,吃惊的同时也听出了宋微木趁着弹奏曲子爆发的情绪。

听的专注就忘记了周围的环境,没看到推门进来的以一男一女,那一男一女进来后似乎想开口,但是看到似乎弹的忘情的宋微木听的专注的老板,不自觉的就闭上了嘴巴,而进来的女孩眼睛更是亮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宋微木,激动的摇了摇男子的袖子。

一曲终了。

宋微木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在沉默的坐在矮凳上片刻,然后才起来,原先的好心情已经完全没了,对着还在飘着青烟的香炉轻笑了声,低声说了句什么,才弯腰把身前的琴抱了起来,“就要这把了,多少钱?”

老板看着眉目如画的宋微木,想起来刚刚那种忧伤,挥挥手,“三千。”

宋微木付完钱抱着琴就走了,对进来的一男一女没有投注一点的注意力。

等她的影子没了,女孩眼睛发亮的冲着老板喊,“我也要一把!”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一模一样的!”

老板还在想着刚刚的曲子,听到女孩这么说,不由抱歉的解释“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每一把琴都是唯一的。”

女孩不由的有些失望,想起刚刚被临江仙衣装的服务员委婉的道歉“不好意思,我们这一款已经绝版了。”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扯了下男子的袖子,老气横秋开口,“难道我们今天注定无功而返了么?”

男子一直没有开口,直到女孩扯了他一下,才恍然回神,“谁说是无功而返?”

没等女孩追问男子就有些苦恼的低下头,怎么办,我好像一见钟情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