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咸鱼的借贷系统章:扫把星降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4 23:57:53
咸鱼的借贷系统
咸鱼的借贷系统
作者:沐雪晴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某鱼:好懒啊,不想动。明天还有大考怎么咸办。众神之地,观星台,办事处正在加班的鲁利瑟被一巴掌拍了起来忍着怒气回头一看:我丢!哪来这么一股强大怨念!一个由怨气组成的咸鱼正漂浮在他的身后,不时还扑腾两下。咔哒,世界之轮的开关被咸鱼一尾巴给甩开了。世界像魔方一样被扭动了起来,世界线也都纠缠到了一起。“夭寿了!!!”连行礼都没来得及收拾,鲁利瑟一股脑就跑下了神峰。…………某咸鱼看着眼前的光屏挠了挠头:这是个啥?

一九二一年的九月十五号,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这天所发生的一件事情,必将要载入史册。

历史,也将为这一天,记下浓重的一笔。

因为,这天是我的生日。

东北平原的一户庄稼院,门口的长板凳上,坐着一个愁眉苦脸,抽着大烟袋锅子的老汉。

不时的抬眼看看,满院子七个光着屁股,追逐嬉戏的男娃子。

老头摇摇脑袋,“哎”,发出一声叹息。

旁边站着一个中年汉子,抱着膀,胡子拉碴,身上的衣裳,补丁摞着补丁,跟街上的要饭花子差不多。

他不时的抻着脑袋往屋子里瞄一眼,像是在焦急的等待什么。

“哇”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门帘一挑,稳婆从屋里走了出来,来到老头面前,笑着说道:

“恭喜老秦大哥,又得了一个大孙子。”

没等老头说话,身边的那个汉子终于面露喜色,一个箭步就进了屋子。

老汉一张苦瓜脸拉得老长,放下烟袋,开口说道:

“恭喜个屁?这几个娃都没吃的,拿啥养活?”

“老秦大哥,看你这话说的,多子多福,你就偷着乐吧,加上刚出生的这个,八个孙子,子孙满堂多好啊,你可别不知足,屯子里的人羡慕还来不及呢。”

老秦头没说话,一呲牙,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柱子他娘,一会儿我让蛋子他爹,把五斤苞米碴子给你送过去,蛋子他娘刚生娃,我就不留你了。”

老头对接生的稳婆说道。

“不急,老秦大哥,家里粮食不够吃的话,你先记着,啥时候够用啥时候再给,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稳婆走出了秦家院子。

“怕啥来啥,又生了一个带把的,这往后的日子,可他娘的咋过?”

老秦头一撮牙花子,满嘴烟袋锅子熏出来的大黄板牙,牙缝子里还夹着几根韭菜叶。

“爹,你看,香草又给我生了个儿子。”

汉子怀里抱着棉被包裹着的孩子,一脸的得意,走到老秦头身前。

他爹白了他一眼,

“呸,你还不知愁挺,还笑的出来,你看看蛋子他们哥七个,都光着腚呢,肚子都填不饱,你拿啥养这孩子?依我看,不如送人吧。”

“啥?送人?你个死老头子,这是你当爷爷的能说出来的话么?”

随着话音,从屋里走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狠狠瞪了老秦头一眼,

“喝疙瘩汤打哆嗦——你是烫滴还是浪滴?添人进口,秦家又多了一个男丁,这是别人家烧高香都求不来的好事,你还要送人?死老头子,你是不是又哪根筋不对了?”

老太太对他责骂道。

“死老太太,你看看这娃,比耗子大不了多少,比猴崽子还小,不好养活,不送人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活不成?”

老秦头说完,又拿起烟袋锅子,狠裹了一口。

“老死头子,不会说话把嘴闭上,要不,你滚一边猫着去。”

“爹,这娃咋说也是咱们秦家的骨血,既然投胎扑奔咱家了,就是有这割不断的缘分,好赖我都养着他,就是我不吃,也得给他养大了。”

汉子眼圈微红,低声说道。

“哎,”老秦头又长叹口气,却不再说什么了。

“爹,你给这娃取个名字吧。”

老秦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这孩子大名就叫秦无忧吧,无忧无虑的活下来,小名就叫八猴子,好养活。”

汉子呲牙一笑,“中,娃就叫秦八猴子。”

“东升,过来,打开被子,我看看这孩子。”

秦东升把棉被掀开一角,老秦头眯缝着眼,顺势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老头的眉毛都拧到一块儿去了,气哼哼的说了一句,

“扔了,立马把这小兔崽子扔的远远的,坚决不能留着他这个祸害。”

“老死头子,你又冲到哪路邪神了,发什么神经?”

秦老太太气呼呼的骂道。

“老婆子,你忘了我过去是干嘛的了?这孩子分明是扫把星转世,来祸害咱们秦家的。

他要是长大,肯定会搅的四邻不安,都没有好日子过,留下他,咱俩就没几天活头喽。

盼来盼去,却盼出个克星来,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来了个小讨账鬼。”

“死老头子,你不就是小时候在清风观做过几天道童,给老道士倒过几天尿壶么,啥时候还会看相算命了?”

老太太不屑的说道。

“你个老太婆子,懂个六?我这叫真人不露相,再说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别在孩子面前提我当过道童,端过尿壶的事。”

“老东西,你不再提扔孩子,我就不提你的糗事。”

“唉,随你们娘俩吧。”

一个月后。

“老太婆,你都抱了大半天了,也该轮到我抱抱孙子了吧?”

“八孙子哎,爷爷抱抱,哎,你这小兔崽子,在你奶奶怀里不尿,到我手上就尿?”

“哎,你个小扫把星,不但用尿呲我,还他娘的屙我手上了。”

时光荏苒,一晃八年匆匆而过。

我就是秦无忧,我爷爷口中的小扫把星,邻里街坊,还有玩伴们都叫我秦八猴子。

六七岁稍懂事起,我就发现,我的身边一直有个人跟着我,但是,我又看不清他的长相,很模糊的那种。

有一天,石头的奶奶死了,很多人都去了他家里,爷爷也把我带去了。

刚一进院子,我就看见,石头的奶奶站在黑漆漆的棺材旁,她根本没死,可为什么石头会哭的那么伤心?大鼻涕都哭出来了。

我对爷爷说,石头的奶奶没死,就站在那啊。爷爷的脸色一沉,回手在我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小兔崽子,别胡说八道,有些事情,就是你看见了,也不能说破,会遭雷劈的,你这小扫把星。”

隔了半个多月后,隔壁铁蛋儿的娘和他爹吵架,一时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

我趴在我家窗台上,清楚的看到,铁蛋儿的娘就在他爹身边,瞪着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铁蛋的爹,还伸出惨白的双手,掐向他的脖子,看的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不敢再看,一回头,却又看见那个看不清脸的白衣人,正站在我身后。

我惊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总跟着我?”

奇怪的是,那白衣人嘴唇不动,却能发出空洞的声音,他说:

“小扫把星,你能看见我?”

我微微点了一下头,

“嗯”。

“没想到,你的天眼还是打开了,既然这样,那就是说我们的机缘到了,小扫把星,今天晚上你去村西的坟地,找到一座长着歪脖榆树的坟墓,挖地三尺,有一本书,是送给你的,千万别告诉别人,包括你爷爷。”

“你是谁啊?”

我快被吓哭了,带着哭腔问他。

“照我说的做,你也别问我是谁,二十年后,你就是我,我便是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