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玉佩里的太子爷震惊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7:26:04
玉佩里的太子爷
玉佩里的太子爷
作者:九月流火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晋江九月流火】长兴侯府的五姑娘出生时被抱错,农妇的女儿阴差阳错成了小姐,而真正的侯府千金却流落民间,过了十三年的苦日子。十三那年,楚锦瑶终于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然而尴尬的是,母亲嫌她举止粗俗,一心宠爱原来的“女儿”,就连祖母都不舍得疼了十三年的孙女回到农家,于是做主让假千金留下,继续当侯门小姐。穷苦人家长大的楚锦瑶和侯府格格不入,又一次被堂妹使绊子后,楚锦瑶在屋里掉眼泪,突然发现,她的玉佩会说话了。她的玉佩脾气不好,但是会听她诉苦,帮她宅斗,指导她虐渣。直到有一天,楚锦瑶见到了凶名在外的太子殿下

从那以后,吴添阳每次在入寝之后偷偷起来跑到桃园去见那少年,第一次出来的时候,因为大门被父亲锁住了,他发现了墙角的一个小洞,因为他人小,可以自由的出入,然而,随着他一天天的长大,那个洞也一点点的变大。

吴添阳把每天学校里学的东西教给少年,因为晚上要在少年面前好好表现,因此他白天也听得格外认真,他还偷了家里的热水壶给穆宇桑,让他可以用热水洗澡。

后来,他知道,少年的名字叫穆宇桑。

他的母亲原本是自己父亲的同学,父亲从小就喜欢她,追了她很多年,因为父亲家里很有钱,他在她的身上也花了很多钱,然而,最终,他的母亲嫁了人,新郎却不是父亲,而是一名家境贫寒的画家,两个人住在一间小屋子,每天过着柴米油盐的平凡日子,但是,在他们的儿子穆宇桑即将上小学的那一年,他们一家人却是出了一场车祸,他父母当场死亡,而他却是被父亲收养了。

与其说是收养,不如说是囚禁,因为,他几乎没有过过一天正常的日子,每天都被关在这个阴冷、潮湿而又逼仄的小屋子里面,受尽折磨。

吴添阳在知道这一切后,很是愤怒,然而,他却对此却无能为力,他曾经试图想帮着穆宇桑逃跑,但他那铁链是特定的材质制作而成的,他试过很多工具,都无法帮穆宇桑打开。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把外面的东西教给穆宇桑,代替穆宇桑的眼睛,看遍所有的一切。

穆宇桑很聪明,不管什么知识一学就会,很快,他已经没有新的知识教给穆宇桑了。

于是,在穆宇桑的请求下,他开始从外面借书给他看。

起先只是一些简单的教科书。

到后来,高中、大学的书穆宇桑也全都翻了个遍,甚至大学法律、编程、工商管理等教科书也全都涉及,他甚至还翻看不少外语书,学会了好几种语言。

在吴添阳看来,穆宇桑简直就是个天才,倘若他像正常人一样坐在课堂里,估计就是学神那一类的人物。

只可惜,这样一个人,却被困在了这种地方。

他们的“夜晚授课”从未被揭穿过,吴添阳叮嘱过其他人晚上不要进他的房间,而桃园除了父亲一人不会有人再进入,因此他们的见面也格外顺利。

这一年,吴添阳已经长到了十四岁,而穆宇桑已有十七岁了。

他像往常一样,带着几本书来到了穆宇桑的小屋外,在窗子上轻弹了三下。

这是他和穆宇桑的暗号,也是提防他父亲的密招,如果穆宇桑起身开门,也就是说他今晚可以进屋,如果穆宇桑不理睬他,就是说他父亲在屋,或者即将来这里。那么吴添阳会等待父亲走了之后再进去。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吴添阳看到了站在门口迎接他的穆宇桑。

“你来了啊。”

穆宇桑朝着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吴添阳回了他一个微笑,随后扬了扬手上的几本书,“这可是学校图书馆里的最后几本书了,你看的真快,下次我都不知道拿什么给你看了。”

“上次你不是说,市里的图书馆书更多吗?”穆宇桑接过那几本书,翻了几页,“这内容和我上次那本差不多啊。”

“不是吧。”吴添阳翻了翻,“我怎么看着都不一样啊。”

“这是电脑编程的内容,我已经全部学过了。”

穆宇桑把书还给了吴添阳,“只是,没有电脑给我实际操作,还是没什么用。”

“那下次给你带个笔记本电脑过来好了。”

吴添阳不由顺着他的话开口道。

“真的吗?”听闻此言,穆宇桑的眼眸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深意,

“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啊!”

“等我攒够了零花钱,一定马上给你买!”

说着,吴添阳在穆宇桑的身边躺下,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话说,那图书馆老师都认识我了,看我借这么多书,还以为我真的有那么好学呢。”

穆宇桑眼眸顿时变得暗敛,“那你这次考试考得怎么样?”

吴添阳摇了摇头,“你知道的,我历史不好,其他嘛,和你一起学,倒是还不错,这次考了年级第五吧。”

“哦?历史怎么不好了。”

“我年份总会搞错。”吴添阳叹了一口气,“那些什么战役的,看起来都长一个样。”

“比如?”

“凡尔登战役?”

“1916年。”

“七七事变?”

“1937年。”

吴添阳一脸敬佩的望着他,“穆哥,你记性真好!”

“虽然他们有相似处,但是,细节地方还是很不一样的。”穆宇桑认真地望着他,“下次你把卷子拿过来,我来给你复习吧。”

吴添阳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他的神色变得黯然,“你这样的人,真不该待在这种地方。”

穆宇桑也沉默了,他拿起吴添阳拿来的书,低头看了起来。

“对了!”吴添阳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支药膏,递给了穆宇桑,“哥,这个,给你。”

“这是……”穆宇桑接过了那支药膏,脸色微微一变。

“听说这支药膏治疗外伤很有用,你可以涂一下试试,那样,伤口应该就不会那么疼了!”

穆宇桑接过了药膏,语气却蓦然间变得声音,

“你是在说哪里的伤口?”

“就是你身上的那些伤口啊……”

吴添阳不禁有些奇怪地望着他,不知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穆宇桑沉默了片刻后,神色间看起来有些不自然,

“那就谢谢你了,我会好好使用的。”

他站起身子,把药膏藏在了床单下方。

然而此时,吴添阳却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穆宇桑的裤子上似乎有些血迹。

那血迹的位置很是奇怪,是在□□中间。

这究竟是打伤了哪里,才会在那里留下了血迹?

此时此刻,吴添阳不禁突然想到了什么。

前阵子他的几名狐朋狗友搞了些毛片,硬是拉着他一起看,说是什么成人的必修课,看前面那些倒也没什么,最后竟然还出现了两个男人,朋友们不由大叫恶心,但出于新奇竟然也都看了下去,最后那男人那里出血了,似乎就是那个位置。

难道……穆宇桑也是……

想到这个可能性,吴添阳不禁心下一惊。

“宇桑哥,你难道……”

他深呼一口气,想要询问,然而,他发现,他却是怎么也问不出口。

那真的……可能吗?

穆宇桑转过头望向他。

“难道什么?”

“不……没什么……”

他眼神左右乱瞥,语气很是惊慌失措,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

然而,他表情深处的话语,在穆宇桑的眼眸中,却是无所遁形。

“你是不是在怀疑,你父亲有没有对我做那种事?”

穆宇桑的眼神像是能够洞穿一切一般,看到吴添阳头皮发麻。

他不禁自嘲般的低笑了一声,喃喃开口道,

“应该不可能的吧,一定是不小心碰上的,我父亲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

“他做了。”

穆宇桑望向吴添阳的眼眸更加幽深。

吴添阳霎时间感觉背脊一凉。

“就和你所想的那般,他把我绑起来,对我做了那种事。”

穆宇桑凝视着吴添阳的眼眸,将刚才的话语再重复了一遍。

吴添阳整个身子蓦然间冻住。

在他反应过来之时,他已是快步走出了桃园。

他感到愤怒,同时感到羞愧与无力。

他对自己的父亲感到愤怒,也对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

他父亲,竟然对那样一个如同神仙一般的人物,做了那样的事情。

他有了一种被亵渎的悲哀。

同时,还感到了内心深处隐隐的抽痛。

穆宇桑望着他的背影,眼神不由变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