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秦汉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5:39:35
秦汉
秦汉
作者:逸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杆方天画戟,一套《苍穹诀》,一部《道德经》。全真道教亲传弟子吕云瑞,因一次意外流落到一颗外星球。在这个名为阿玛卡迪亚的大陆,请看吕云瑞是如何将古老的中华文明进行传播,又是怎样建立以“大秦”为号的帝国;在这里,他会经历怎样的爱、恨、情、仇!他的后代,又会有怎样的一个艰难历程!女子情柔,额下现一弯新月;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这是一部历史玄幻小说,里面有恢弘的战场,有争锋的谋略,有战士的铁血,有儿女的柔情,有……欲知详情,请看《秦汉》!!!!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支持方法:注册会员,放入书架

乐丰采向来当他是个损友,从不拿他当做什么大男人。可那天他临走大步流星,一下也没回头。丰采心道:还有点儿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的意思呢。

这等臭屁,谁要送你?

那日不欢而散,直到他真走了以后,丰采才想起来,把原来的大事倒给忘记。然而,那等情形之下,若要她硬起心肠来谈退婚事宜,她亦实在开不了这口。喔,人家都要上阵拼命了,你心心念念净惦记着自己那点小儿女的事。这还有人性么?

因此过得数日,白沐上门拜望时,丰采自感无颜,推恙躲在深闺不见。乐家世翁为着闺女上次那番话,得知她不满父母所作的姻亲,反钟情一个外人,十分不愉。所以对这世侄面上尽管仍旧客客气气,态度却冷淡许多。白沐见此情形,早猜出三分,好在他性情乖觉,受了冷待却也不以为意。

白家公子模样人品,乃至学问,于这一方乡土上算来,也是少年英杰内数一数二的出挑。加之两家里平素的关系可说不错,只不过不及与姑爷家的家世渊源深厚罢了。他态度这样谦和,世翁脸上放不下来,态度方才慢慢和缓。偶尔哪日心情好了,竟也会背地里夸奖一两句。不过对于姻亲一事,还是绝口不提。

北堂蛮这一去,如黄鹤音杳。忽忽一年光阴,又是梅子黄时雨霖铃时节。北堂雍公事已毕,回到府内,温了一壶热酒,就在檐下自酌自饮起来。耳听得后巷内,不知是谁打着木拍,声声慢,调子凄清,心情蓦地沉重起来。

门上老奴兴冲冲跑进来,手中执书,连声道:“老爷!少爷来信了!”

北堂雍心头大喜,险没把酒壶打翻在地,急忙接过展开。先时草草一掠,当堂怔忪,还道自己会错意了。细细再读,面色大变,这却不是玩笑。

那老仆人见他神色不好,不明究里,小心翼翼道:“老爷,少公子……他还好吧?”

北堂雍不答话,颓然坐下。手一松,信笺飘然而落。

乐家三口,家翁夫人并丰采,围坐一室。丰采事先将鹂儿遣出,掩上房门。家翁手中捏着那封信,眉头深锁。乐夫人倒是满心不快,却碍于情面不能出言怨责。

北堂蛮念书不灵,因此信上言语通篇都是大白话,字迹甚粗陋。写道:

爹、娘、伯父、伯母安好。我在松州和吐蕃人打了几仗,互有胜负。吐蕃人狡猾,挑动吐谷浑、党项、白兰这些羌人蛮子合伙,一齐占了松洲西境。阔州、诺州刺史都举州降了番王。牛进达将军誓要将那趾高气昂的松赞干布赶回老家。我在右将军刘兰麾下,不日就要拔营启程进击蕃军。回家的日子少说还有个一年半载。就请爹爹做主,将乐家的亲事给退了。等我得胜还乡,再另聘别家。

写到这里,戛然而止。既不说退婚的理由,也不讲对未婚妻究竟哪里不满,连半个道歉都没有。当真失礼至极。

乐夫人一把抱住丰采,由不得老泪纵横,饮泣道:“咱们采采知书达理,性子沉和,事上孝顺,不缺胳膊不少腿,好好一个姑娘家,又没犯七出。尚未过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人休了!将来还怎么做人?”

世翁沉吟半晌,长叹一声,道:“分也,命也。”

唯有丰采,赶紧止住母亲数落,暗自思忖:他挑这个时候回了这桩婚事,难为一片苦心。若早两年说这话,长辈都当是孩子脾气,必然不允。拖了一年,在外征战未归,趁两边老人对婚事不再那般热衷时提出,众人就不好说什么。加之在外边居无定所,即便二老不允,想找人却都没处可找。所以不允也没法子。越想越觉歉疚,除却世翁清楚他此举用意之外。其他人只怕全都当他是个狂悖不孝的儿子。

丰采将母亲劝了一回,又将父亲软言安抚几句。翌日,北堂伯父亲自登门赔礼。两位老人家都是谦辞相让,说儿女没这福分,但世代的交情必不可冷。以后虽非亲家,仍当做亲家一般看待。北堂雍见对方如此大度,便想认丰采做个干女儿。哪想乐夫人怨气未消,连连推拒说高攀不上。北堂雍十分尴尬,只好作罢。

事后,丰采倒私下将母亲怨怪一回,道:“娘,你也真是的。伯父那般好性儿的人,今天给您弄的何等下不来台。”

夫人瞪她一眼,怪道:“傻丫头!人家退了你的亲你还替人说话哪!你不知道这外头传的话有多难听,说乐家女儿没出阁就给人退了,准定是个母老虎,将来必要辖制夫家的。听听,挺好的话么?以后还有谁敢上门提亲?可不都是他们那个好儿子给害的。”

“娘,你别说啦。一篇一篇的全都不着调……”

没上数天的功夫,这小道消息便即播散开来。成了乡间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有说北堂家瞧不上乐家,打算另攀高枝的。有说乐家闺女有隐疾的。有说八字不合的,有说鬼神作祟的。可没一个清楚里边真相。

白沐闻讯,不好直接相访,瞅个机会后园相约。古有三尺童儿不入闺闼的说法。两人隔墙相望,找了个隐秘角落。她早先曾贿赂鹂儿,园子翻修时托花匠将壁上砖头撬松一块。等到要相会的时候,就把虚嵌墙缝里的砖块起下。两人相视一笑。

白沐腼然低声道:“乐家妹妹,你还好么?”

丰采面上一热,低头轻轻答个“好”字。少男少女,情窦初开,都很局促。闷然片刻,他这才正色,问道:“上次说的事,我已同我娘商量过了。我娘她说……说……”

丰采紧张,忙问:“伯母说什么?”

“说乐家娘子书香世家,咱们高攀了人家,若人家姑娘愿意,她老人家自是欢喜。只怕委屈你。”

听到此话,她悬空的心放下大半,长舒一口气,摇头道:“不委屈呀。”

白沐听了,无限甜蜜,当下便道:“那我明日便去向世翁提亲,咱们的事已耽搁了一年,我是不想再耽搁下去了。”

丰采蹙眉,忙阻道:“万万不可。”

“怎么?”

“你想呀,北堂蛮如今在前线打仗,北堂伯父心中必然十分挂念。他们前边刚退亲,你接着便提亲,旁人会以为其中有什么情弊。我爹爹重名誉,肯定不会答应。不如……你且再耐三四个月。等这些事情凉一凉,再向我爹爹去说可好?”

“还是你想的周到。”

丰采听他夸赞,不禁一笑。

(未完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