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世界100天在线阅读随机

来源:17K小说网 2021/5/5 4:42:29
世界100天
世界100天
作者:Garders
来源:17K小说网
当你醒来,发现你所做过的一切。——————都是梦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奸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像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