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醒醒,我是恶毒女配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4:16:11
醒醒,我是恶毒女配
醒醒,我是恶毒女配
作者:猫咪鱼池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长公主重生后黑化了》、《虐文女主只想种田》求收藏~本文文案:叶昭昭意外死后被系统绑定穿成恶毒女配。为了重活一次,每天兢兢业业作天作地,让三大boss对自己恨之入骨,促进男主女主大HE。谁知——大将军魏束:嚣张跋扈?我宠的,有意见?权臣顾辞:尔等凡夫俗子,不懂她的好。大皇子李文渊:我看谁敢说她一句不是?叶昭昭:???眼瞅着叶昭昭逐渐沉迷男`色的系统222:醒醒,你是恶毒女配【食用指南】1.很甜很宠,不甜你打我!2.每天都是修罗场3.坚定不移高举1v1旗帜,主要是晋江不让QAQ-------

郑林生在纸人开始迈步时,就不住地往后退,一直退到墙角,避无可避,居然急中生智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点燃后抛了过去。

顾玄冥看的清楚,嘴角微微一抿,手上做了个砍的动作。

纸人得令,立刻举着斧头劈了下去,打火机没有接触到纸人,就被斧头带起来的风扇到一边。

郑林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眼瞧着纸人下一步就要踏到他的身上,郑林生慌乱中开始求饶:“好汉饶命啊!”

顾玄冥借着纸人的口说话:“想要活命,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可有丝毫隐瞒。”

郑林生急忙点头,说:“好汉请问。”

顾玄冥问:“你和贾纪明是什么关系?”

郑林生立刻便答:“我们以前是高中同学。后来他失踪了,我还帮忙报案。”

顾玄冥又问:“他失踪和你有什么关系?”

郑林生道:“和我没什么关系啊,他的污水处理厂倒闭了,他想不开就逃了,我猜他多半是选了个没人的地方自杀了。”

顾玄冥:“你为什么觉得他会自杀?”

郑林生道:“他这个人上学的时候就爱钻牛角尖,工作以后,一直春风得意的,突然事业失败了想不开很正常的。”

顾玄冥冷哼一声,说:“你倒是挺了解他的。”

郑林生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尴尬地说:“我们以前关系很好,他后来的老婆还是我前女友。”

这句话信息量不小,顾玄冥却没有追究,直接说:“你既然这么了解他,你说,他要是没死,回来后第一个要找的人是谁?”

“不可能!”郑林生声音提高八度,“他死了啊!”

顾玄冥眼皮一跳,郑林生这个反应,像是知道什么内情一样。

郑林生说出口,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激,连忙补救道:“他要是没死,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和他老婆孩子联系?他走那年,他儿子才十岁。”

顾玄冥道:“等你见到他,可以亲自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

郑林生哑口无言,顾玄冥又道:“当年你对他做了什么,从实招来!”

纸人手里的斧子凌空挥了一下,郑林生畏缩到一边。小声说:“我当年也没做什么。”

他到现在还不肯说,按照顾玄冥的脾气,老子是在救你你还还不配合,我去你妈的,爱死死呗。

可是贾纪明的事牵扯到了郑楠,而姚君齐又是郑楠的舅舅,看样子也十分疼爱自己这个外甥,他实在不能置之不理。

顾玄冥指挥着纸人朝郑林生劈了下去。

郑林生一声惨叫,再睁开眼,看见纸人手里纸剪的斧子嵌在墙里。这一下要是劈的是他,他多半活不成了。

纸人道:“你不老实,我就朝着你的脑袋来一下。”

郑林生有点怕了,哭着说:“我当年真的没有做什么,他的厂子本就缺资金,我那时候又忽悠他炒股,他赔了不少,污水处理厂这才倒闭了。”

纸人又举起斧子,道:“我看你是嫌你脖子上的东西碍事吧,我这就替你解决了。”

它作势又要再劈一下,郑林生慌忙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当年故意让他买那些注定会赔的股票,他对股市一窍不通,又十分信任我,我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他信任你,你却在背后捅刀。”

郑林生:“是他先抢我女朋友!他每在我面前晃一次,我就觉得自己的绿帽又绿了一层,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早晚得憋屈死!”

顾玄冥道:“所以你不但设计让他破产,还想杀了他。”

后面这个猜测是从郑林生刚才说贾纪明死了的态度上猜测的。

果然他这么说,郑林生脸上浮现出另一种惊恐来,像是隐藏多年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一样。

看他的样子,顾玄冥彻底明白了,郑林生果然想杀了贾纪明!而且还实施了,只是贾纪明不知道因何缘故却没有死,现在回来复仇了。

但是顾玄冥也有想不通的地方,比如贾纪明为何不直接找郑林生复仇,反而要对他的侄子下手。再比如,白无常说贾纪明还活着,那就是他还是个人。难道失踪的这十几年里,他专心钻研玄学,企图将来有一日靠玄学复仇不成?

顾玄冥想了片刻,直接让纸人朝着郑林生劈。

郑林生又惨叫一声,心中大喊我命休矣,却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

他止住叫声,偷偷看过去,只见纸人的斧子歪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郑林生有非常棒的第六感,他立刻猜到纸人貌似不能伤害他,于是胆子肥了起来,撑着墙站起来,开始寻找武器。

正好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杯水,是刚才那个女人喝剩的。郑林生一把抓住,就朝着纸人泼过去。

顾玄冥指挥纸人又朝着郑林生劈了一斧子。

在斧子快接近郑林生的时候,突然被弹开歪向一边。

和刚才一模一样,这就不能判定为偶然事件了。

看来郑林生身上有能保命的东西。

因为这个动作,纸人被郑林生泼湿了,行动变得迟缓。郑林生露出一口牙,笑着说:“到老子的主场了!”

虽是一个纸剪的假人,没有顾玄冥渡的一口生气,它就是个死的。可顾玄冥也不想让郑林生作践一个纸人,两手结了印,纸人在郑林生面前自燃。

郑林生咒骂一声,在灰烬上踩了几脚。

他没有看见,纸人自燃的时候,另一个小小的纸人就贴着墙站着。

郑林生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实在累了,很快便睡了过去。

顾玄冥这才指挥纸人靠近他,纸人动作轻柔地从脖子上翻出一个护身的玉锁。玉质一般,但是戴的时间长了,泛出温润的光泽。

顾玄冥透过水镜观察,原来这个玉锁是被开过光的,应该是在郑林生小的时候,他的亲人从寺院给他求的,有亲人的祝福加持,能辟邪护身。

顾玄冥叫回纸人,收了水镜,坐在空房子沉思。

贾纪明如果是人,自然能接近郑林生,因为玉锁只能挡一切邪物。可现在他明显是被玉锁挡住了,所以无法直接朝郑林生复仇,只能迂回到郑楠身上。那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而且这么久了,顾玄冥也没看出这个案子和马文祥有什么关系。

天亮时分,顾玄冥的手机响了。

醒来这么久,他偶尔会接接求助人的电话。没想到这次竟是马文斌的来电。

接通后,马文斌道:“顾大师,郑楠醒了!”

顾玄冥毫不吃惊,问:“那马文祥呢?”

马文斌顿了一下,说:“没有,而且情况越糟了。”

顾玄冥道:“我知道了,这就回去。”

……

他刚一回到马家,就问:“姚君齐呢?”

马文斌道:“姚先生住院了。”

顾玄冥吃了一惊,忙问:“严重吗?”他昨天就看出来姚君齐有血光之灾,虽然开口提醒他了,不过姚君齐应该不会听。但是居然到了住院的地步?

马文斌说:“姚先生很倒霉,昨天刚从咱们家出去,就碰见楼上有人往下扔钥匙,偏偏砸到他头上。姚先生当时就晕了,送到医院检查,有轻微脑震荡,就住院观察了。”

顾玄冥一算时间,忍不住埋怨道:“怎么没有人告诉我?”

按照马文斌的说法,姚君齐被砸伤时,郑林生还没把郑楠送回来,那他当时就在马家,居然没人告诉他。

马文斌也被他问的一愣,他没记错的话,顾大师和姚先生只见过一面吧,他以为两个人不熟,姚君齐出事当然不会刻意告诉顾大师了。

顾玄冥又丢下一句:“姚君齐的事,以后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马文斌稀里糊涂答应了,在心里嘀咕这个“以后”是多久?

顾玄冥没管他,径直走到郑楠房间。郑楠正靠着床头坐着,看见顾玄冥一脸迷茫。

幸好马文斌进来了,他还认识马文斌,直接开口说:“文斌哥哥,我是在你家吗?”

马文斌点点头,说:“你生了点病,现在感觉怎么样?”

郑楠道:“有点累,我好像做了个梦,在梦里一直走啊走的,就是找不到地方。”

他们说话的时候,顾玄冥看见郑楠印堂上有三道不明显的灰线。

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贾纪明留的。

“我侄子醒了!快让我看看!”

恰在这个,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正是郑林生的。

紧接着,郑林生推门而入,而背靠在床头的郑楠却暴起,一脸戾气地冲向郑林生。

郑林生愕然地低头看过去,郑楠手里正藏着一把小巧的匕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