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学生时代在线阅读第2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2:33:17
学生时代
学生时代
作者:风舞少阳
来源:晋江文学城
顺子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孩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走在大街上都没有人注意他的男孩子,在学生时代里却意外的先后与三个优秀的女孩子相遇……这三个女孩子中,一个是与顺子从儿童时期就“青梅竹马”的善良女孩——韩萍,一个是横扫四十七中学的“霸王花”——谭红,一个是从小就与韩萍要好的聪慧女孩——苏月。在此期间,顺子曾经因为韩萍的突然离去而感到伤心困惑,也曾经跟随着谭红参加了多起大争斗,也曾经被苏月耍的团团转,后来又遇到了当年欺负韩萍的坏孩子……本着维护这三个女孩子的利益,顺子不知打过多少架,伤过多少心,流

然则司陆本人心中并没有那么多的旖旎心思。

他多看伍珊两眼,不过是因为前几日刚在书店碰见过她,且对她印象深刻罢了。

——前几日。

“小同学,《五三》要伐?便宜出,一套只要298!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做过的人人都说好!”

“这位同学,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学习好苗子,若是有全套《五三》加持,学习成绩定能一飞冲天!”

“朋友,我跟你缩,《五三》是最好的教辅,什么王后雄啦薛金星啦通通都比不过一套五三在手,全面查缺补漏,学习进步马上有!”

“只要298,全套《五三》带回家!裹上鸡蛋液,粘上面包糠,放进油锅炸一炸,隔壁同桌都馋哭啦!”

“blabla……”连环炮式不带重样的广告词。

——现在的书店店员推销起来都这么疯狂吗?

司陆脚步一顿,提着手中的书默默地绕开了。

……

可是现在这人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同学。

司陆:……

原来她之前是在勤工俭学。

勤工俭学很正常,但勤工到那般口若悬河,舌灿莲花,宛若传/销,不遗余力的,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然而司陆看到的终究只是事情的表面,而事情的真相是——

“下次再也不跟你打赌了。”伍珊当晚一把瘫倒在教辅协会议事厅正中央的沙发上,对面前那人有气无力道,“行行行,我承认你是咱们教辅界的大赌神可以吧?”

没错,伍珊那么不遗余力地推销《五三》,完全是因为打赌输了而已。

不然她可是正经书好伐?众目睽睽下推销《五三》,跟卖身有什么区别啊!

赌瘾晚期患者王后雄生怕自己又少了一个可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赶忙道:“别嘛,这赌注也不难吧,让你去卖十套《五三》,又不是卖薛金星,推销自己有什么不乐意的?多卖几本,你也可以多收获一点信仰之力。”

伍珊摊手:“找不到界主,要信仰之力有什么用?”

所谓信仰之力,是他们书精修炼所必需的力量。

但由于建国以后不能成精,伍珊至今还是个黑户。(当然不独她如此,整个教辅界的妖精都是黑户。)

这就意味着,所有的教辅精哪怕收到再多的信仰之力,也无法将其转化为自己的修为。

而唯一能解决这个难题的关键,听说就在那传说中的知界界主身上,可这位界主已经神秘失踪数百年了。

你体验过怀揣巨款却一分钱都花不了的痛苦吗?

你感受过明明可以傲视群妖却偏偏被强行压制着修为的悲伤吗?

这是整个教辅界的悲哀。

对伍珊尤甚。

——因为她是教辅界排行第一的教辅精,被拖欠的修为最多!!

(╯°□°)╯︵ ┻━┻

但到了她这个境界,债多不压身,伍珊也就没有那么在意了,她懒懒地伸手摘了颗红提抛进嘴里,视线幽幽地投向议事厅的尽头,在那里,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石碑。

虽然是在室内,但那石碑竟像是刺破了议事厅穹顶,另辟出一方空间一般,顶端隐于一片云雾缭绕之中,其间偶尔还有闪电穿行,隐隐传出来一股磅礴又强大的力量。

那是信仰之碑,其上实时记录各教辅精所获得的信仰之力,是教辅界长老们合力所筑,蕴含着无上妖力,等闲小妖靠近其三丈便会难以承受,筋脉寸断。

石碑上刻着密密麻麻,并且还在不断增加的名字,其下各有一排小数字,或快或慢地闪着点点星光不断增长。

“别看啦,欠条碑有什么好看的?”王后雄打断她。

是的,看起来非常高大上的信仰之碑,土名……欠条碑。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八个大字,就傲然立于那石碑顶端,时刻不停地闪着耀眼的金光。

看似最牛逼,其实最苦逼。

——花不了的钱,不过就是账户上的一个数字罢了。

“别想了,你的信仰之力先攒着呗,早晚有能用到的一天,那界主还能丢下那么大个知界,永远不现身了不成?”

王后雄是个乐天派,日日做着找到界主,一夜暴富的白日梦,“而且,虽然说是无法转化,但实际上,信仰之力越多,对我们的修为还是会有一点影响的,它们现在只是没办法产生百分之百的功效罢了。”

这倒也是。

所以伍珊才能稳居教辅一族第一首(债)领(主)的位置。

话说到这里,大厅里一时陷入了沉默。

骤然安静间,冷不丁地就有屋外的声音隐隐飘了进来——

“堂堂知界,堂堂知界,王八蛋界主带着小情儿携巨额修为跑路啦!界主你不是人,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伍珊:……

她默默扶额:“今天的游/行/示/威怎么走到这附近来了?”控诉界主的游/行/示/威已经持续数年,每日环城一次,伍珊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

拜托,这是哪里学来的形式主义,界主他本人都消失了,示威到底给谁看啊?有个屁用嘞?

王后雄的宅邸是游/行队伍每日的必经之地,他就是不堪其扰才跑来议事厅这儿避个清净,奈何还是没能躲过。

他愤愤道:“小五啊,咱们教辅协会这么穷了吗?”

“不穷啊,今年上半年的教辅收入已经达到了200亿。啧,人类搞教育减负,现在越减越负,便宜的可不就是咱们吗?”

“那明日能换个隔音效果好一点的玻璃不?”

“那怕是不行。”

“为何?”

伍珊微笑:“我们不穷,但我们抠。”

王后雄:“……”

噎了好半晌,王后雄又道:“我还有个问题,那界主哪来的小情儿?不是说失踪的时候还是个单身狗吗?”

伍珊嫌弃地瞥他一眼:“小后后,你咋恁天真呢!官方消息是这么说的,你还真信?”

王后后:……差点忘了眼前这位常常表里不一、信口胡扯的家伙正是官方的一员。

他又神秘兮兮地凑近伍珊,好奇道:“那你可有什么关于界主和他小情儿的内部消息……”

“报!”响亮的通报声突然从门口传来,还在宽阔的大厅里回荡了两遍,打断了王后后的提问。

伍珊立刻推开王后后,一个翻身坐直了,慢条斯理地抚平衣角,端着架子正色道:“何事?”

——伍氏行为规范第二条:好友面前可以瘫着,下属面前必须端庄。

“会长,门口有一封长老们送来的信。”这下属呈上了信封,显然是对伍珊十分崇拜,看向她时眼里还带了亮晶晶的光芒。

伍珊抬手一抓,那信封便“咻”地一声飞了过来,直直撞进她的手中。

她捏了捏薄薄的信件,一股隐约磅礴的力量从指尖传来,她和王后后交换了一个眼神:是封密信,用了族里的特殊密码加密。

王后后懵逼:密码?什么密码?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伍珊无奈:你这家伙每次开会都不认真听,再这样下去,你这名誉副会长的位置我可保不住了啊!

伍珊不再与他多说,一翻空着的那只手掌,变出一只笔和一叠白纸来。

她把白纸往桌上一铺,口中振振有词地念着什么咒语,手下刷刷刷写得飞快,两手还交换着上下翻飞地比划什么手势。

王后后好奇地凑近一听: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无中生有为隐性,隐性遗传看女病…… 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以勤俭节约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

王后后:……什么魔鬼咒语???

这特么就是所谓的密码吗???

一道集合了语数英政史地物化生九科精华的史诗级难题???

还真是……充满了教辅界的特色啊。

不过吐槽归吐槽,和底下那送信来的小学教辅精崇敬地看着伍珊飞速解题不同,王后后认真地看了题之后,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觉得如果让他来一定能把这题出得更好。

——那些个长老啊,果然是老了,眼瞅着都跟不上高考大纲了。啧,论出题水平,果然还是得看他王后雄。

就在他沾沾自喜的几息间,伍珊已经把题解了大半,这题目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难度,只是需要多费些时间罢了。

因此她还能一心二用地掀起眼皮,不紧不慢地问那还逗留在大厅里的下属:“你还有何事?”

那属下已经犹疑徘徊了好一会儿,见伍珊问话,终于忍不住禀报道:“会长,我今日瞧见一个酷似你的人在书店前卖身,我怀疑,有人刻意冒充你,在诋毁你的名誉!”

伍珊解题的动作顿了顿:……这就有些尴尬了,她能承认那人是她自己吗?为了会长的威严,那必须不能啊!

伍珊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当时说好会给她放哨的王后后。

放哨到一半被树下下棋的大爷吸引走的后后同学心虚地一缩脖子,避开伍珊的瞪视。

呵,那就别怪她了。

她觉得她的形象还可以拯救一下。

“咳咳,”伍珊咳嗽两声,看似十分洒脱地摆手,“哦,那个呀,你不必管,那是王副会和人打赌输了,赌注就是要变成本座的模样卖书。”

所谓朋友,就是关键时刻拿来互坑用的。

王后后一个“喂”字还没出口,就被伍珊一巴掌糊在脸上,死死地捂住嘴,她阴恻恻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后后啊,以后少跟人打赌听见没?”

“唔唔唔……”

“嗯真乖。”

她拖着长音,巧笑倩兮的神情撞进王后后的眼帘,吓得他一个哆嗦彻底安静了下来,老老实实地不再挣扎了——太可怕了,那温柔亲切又……瘆人的微笑,太可怕了。

“这样的话,是属下误解了,那属下先行告退。”

“去吧。”

待大厅里又只剩下伍珊和王后后两人时,她才将他松开。

“小五!你这可过分了啊……”

伍珊不甚在意地拨开王后后气愤地指着她鼻尖的手指,扬了扬被她解开的信封,正色道:“界主……现身了。”

王后后愣在原地,控诉的话本已到了嘴边都忘了个干净:“什么?”

被拖欠多年的修为啊,终于可以拿回来了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