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是你的小甜心之女配她重生之后(1)(4)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1:35:05
是你的小甜心
是你的小甜心
作者:水色天青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站净网活动,7月15日至7月29日无法更新,发文,修改章节。原本打算16日入v的,TTTTTT只能延后到7月30日以后了。在这段时间内,会好好存稿的。=0=宝宝们,我们八月份再见吧,比心。十八岁就摘得影后桂冠,如今已出道十年的薛桐老师竟然还没有恋爱?!粉丝急啊,她们都结婚了,偶像还单着,求求你快去恋爱吧。什么?你只有我们?!不不不,粉丝也有自己的生活好嘛!你这样我们压力好大。小哥哥不喜欢的话,小妹妹你喜欢吗?于是,有这么一个甜甜的小妹妹闯进了众人的视野。苏沫的娱乐圈生存之道就是一个浪字。

林放枝收回了思绪,将手里的花轻轻放入床头柜的花瓶中。

初秋的小苍兰并非花期,所以花朵并不大,小小的紧紧挨在一起,却是难得朵朵开的娇嫩,阳光照在上边,底部的黄色像是要蔓延到花瓣上似的,呈现出一种晶莹剔透的嫩黄来,花蕊上还坠着一两颗露珠,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子新鲜劲儿,叫人看的舒服至极。

小苍兰是外婆最爱的花,花朵嫩而不娇,味道清新扑鼻,像是下过一场雨之后的舒爽干净。

那家花店开在这儿,和外婆还真算是投缘。

老板小苍兰种的好,外婆要是从前身子健朗的时候,必定要去认识认识的。

不过……

林放枝猛地想起来一件事。

陆骁刚刚直接问老板要的小苍兰……

嘶,

他怎么知道外婆最喜欢的花是小苍兰!

林同学眯着眼睛细细回想之前的事,这陆骁到林家老宅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是怎么做到把这里摸得一清二楚的?

难不成这么细心?

不对啊……

她明明记得以前念书的时候,陆骁这家伙可是个什么都不上心的二世祖,这会儿难不成还转性了?

唉。

青梅竹马这种名词也不顶用。

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连对方关键部位都了如指掌,什么老嘴老脸的人心在这里连拿肚皮隔开都不存在的……

都特么放屁!

骁爷这人太复杂,她林放枝段位太低,从来看不透。

林家的丧事,陆骁自然不便多留,大早就走了。

外公性子低调,白事不喜大办,一切从简。

可尸体火化,置办葬礼,招待吊唁宾客事事繁琐,外婆外公又素来广交挚友,消息不胫而走,吊唁的人从五湖四海而来,多是从前军中战友,或是少时玩伴,这会儿已白发苍苍,身形佝偻,仍旧连夜赶来,络绎不绝。

林放枝自认为其实已经忙的很少,只是陪着林母在灵堂中招待宾客,也仍旧整日整夜没合眼。

从前她最讨厌应酬,人们来来往往客套假惺惺的样子在她看来完全没有必要,可幸跟着顾知寒那几年酒席上看人眼色多了,别的没学会,看人眼色倒是学得融会贯通,这会儿算是派上用场了。

来人无论真心与否,她都能礼数周全说上几句,学乖的套路走的尤其顺利,必要时还能无比煽情说的对方挤出几滴眼泪。

这么忙到次日傍晚,一切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林父林母是忙到连屁股坐在板凳上都要计算好时间的人,这会儿连心情都没时间重新整理,晚上就要赶航班飞首都参加会议。

两人回市里,顺带把林放枝也捎回了市里的家,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林放枝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伤心过度不吃饭不睡觉。

本来林放枝想让外公和自己一起回来的,外公不愿意,在被她缠着说了半天之后,才终于答应等处理好老宅的事就过来。

家里还是熟悉的陈设,大厅里灯光透过水晶吊灯折射后带了点斑驳的暖意,桌上随时都摆着张妈切好的应时蔬果,装在透明玻璃果盘里,色彩搭配的让人很有食欲。

上了楼就是卧室,烟粉色的墙颜色淡淡,看起来十分舒服,入秋后天气渐凉,床上被人细心地添了一床白色的丝绒毛毯,摸起来暖和的很,这会儿大概八、九点的样子,夜幕低垂,别墅区素来环境好,安安静静,林放枝看着窗外,眨眨眼,视野里的几栋房子已经打开了灯,带了点温暖的橙黄。

她百无聊赖的打量着那灯光,内心又带着一种无以伦比的宁静,很快,这份宁静被席卷而来的倦意全然遮盖。

林放枝踢了鞋子,在床上闷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她脑袋昏昏沉沉,混沌的意识像是被一张大网拉回了她死之前的最后一刻。

那是在一个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夏夜,她在家准备晚饭,简简单单的几个小菜,色香味俱全,她早已经驾轻就熟,盛好了饭放在桌上便招呼顾满过来。

林放枝那会儿已经怀孕四个月,大概是这位小姑子的意思,家里仍旧没请阿姨,所以平常家务还是她来。

其实只要她说一声,顾知寒再怎么也不会不顾及她,可她只剩下那一点点可怜的自尊,索性什么也懒得说。

那人闻声过来,一身红裙,裙摆坠着褶子,刚到膝盖上侧,走起路来摇曳生花,露出来的小腿和手臂光洁无暇,脸上妆容精致,皮肤白皙的泛着光,红唇鲜艳,分明是好好打扮过的样子,应该是有约要赴。

顾满今年二十七,小她一岁,仍旧明艳动人,还带了点少女的娇憨,哪像自己,已然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套在宽大的浅色睡衣里,头发随意一扎,素面朝天,脸上早已带了岁月的痕迹,眼中了无生气,再难看不过,哪还有当年那份不可一世的天真骄傲。

她在心里轻叹一声,开口问道:“今天不在家吃?”

“林放枝,得了吧。”顾满向来不待见她,这两年嘴巴愈发厉害,“我哥都不回家这么多天了,你还装一副温柔贤良的样子给谁看?自己也不憋得慌?”

林放枝面无表情,端着饭碗夹菜吃饭,顾满的话,权当没听见,她早就习惯了。

一拳打在棉花上。

顾满倒也没有半分不高兴的样子,嘴角的嘲讽仍旧恰到好处。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叮”的一声响。

林放枝掏出来看了一眼,陆骁发来的短信:明早要产检,我来你家接你。

顾家的司机从来没有她差遣的份,这会儿肚子已经显出来,陆骁担心她的安全,执意要接送她。

她飞快回复了一句:不用,谢谢。

放下手机,神色如常,接着吃饭。

顾满突然轻笑一声,漫不经心地开口:“陆骁?”

林放枝夹菜的筷子顿了一下:“不是。”

“呵。”顾满嗤笑,“你的圈子小的可怜,除了陆骁还有谁会给你发消息。难不成,还能是我哥?”

这句话刺的林放枝心一痛。

的确,她为了自己所谓的非他不可的爱情,孤注一掷,家人和朋友早就被她舍了。

顾知寒眼下也将她视若敝履,不屑和她多说一句。

的确,如今没有人会理会她。

除了陆骁。

“啧啧。”

“我还真是好奇,究竟你哪一点值得陆骁喜欢,他能为你做到这份上?”

林放枝捏着碗的手逐渐用力,关节泛着白,她脸色闻言而变:“不要胡说。”

陆骁从小和她一起长大,待她如同亲妹妹一般。

她不允许别人这样污蔑他!

“胡说?”顾满嘴角笑意更甚,“你忘了我哥为什么不愿意回家了?”

为什么?

是啊。

为什么?为什么!

就因为顾满说看见她和陆骁在一起?就因为顾满把她和陆骁在咖啡厅的照片拿给顾知寒?

可她分明什么也没做啊。

陆骁近两年才回国,他们也就只见过两面。

第一面,是在两年前,他问她过得可好,她尚能微笑点头。

第二面,她瞒着顾知寒独自一人前往医院,拿抗抑郁的药,没想到查出怀孕,被陆骁撞个正着。

不知为何,她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刻,总能被陆骁看见。

在咖啡厅,陆骁让她离婚,说孩子他来养,一样的。

她过的好不好,他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林放枝这次撑不出一个笑了,只摇摇头。陆骁已经帮了她太多,她欠不起那么大的人情。

更重要的是,陆骁还有自己的生活,她不能拖累他。

于是她开口解释,让陆骁放心:“抑郁症是因为我成天闷在家里,自己郁结于心,不是知寒对我不好。”

的确,她陪着顾知寒一起走过了十个年头,生活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他待她自然是有几分情分的。

只是她和顾知寒嫌隙太多,顾满又实在不喜欢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难免日渐疏远。

她听着自己静静开口:“有个孩子也好,说不定我们夫妻感情也更好了呢。”

这句话不只是她说来安慰自己的,还包含了些她小的可怜的期望。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那时他们的夫妻关系虽然僵硬,但也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恶化到极点。

她和顾知寒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居然还高兴了好一阵,让她照顾好自己,火急火燎地从公司赶回来,连领带都歪了。

顾知寒在商场上呆久了,八面玲珑,处变不惊,素来喜怒不形于色。

像这样失态已是少之又少。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顾满把照片拿给顾知寒。

她至今不明白,几张再正常不过的照片,不过是她和陆骁在咖啡厅相对而坐的照片,居然让顾知寒那样大动干戈,甚至不惜连家都不愿回,闹得难看至极。

林放枝的眼睛直直望着顾满,像是瞧她,又像是透过她在审视什么东西。

顾满不禁疑惑:“你看着我做什么?”

“难不成心虚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陆骁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哥不知道?”

什么?

她在说什么!

孩子?

陆骁?

孩子又和陆骁有什么关系?!

“你给我闭嘴!”林放枝把碗猛地砸在桌上,顾满吓了一跳,“你污蔑我可以!不要污蔑陆骁!”

碗碎的四分五裂,她满眼赤红。

“够了!”

声音沉稳,却难掩怒意。

林放枝闻言抬眼望去,顾知寒西装革履,就站在不远处。

好一副翩翩公子的皮囊,带了商人的凌厉,站在那儿便是举世无双。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他。

她原本怒发冲冠,这会儿却突然觉得可笑至极,凉意一点点从心底蔓延至全身,她定定瞧着顾知寒,眼中带了点凄怆的笑意。

半晌,她哑着嗓子开口:“看来,你都听见了。”

顾知寒不置可否,眼神复杂如深潭。

“呵。”林放枝轻笑出声,“你就因为这个、不回家?”

她一步一步走到顾知寒身前,眼神扫过顾满,像是刀子,顾满吓得一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