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之镜子之后

来源:红袖添香 2021/5/5 15:24:29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大神你人设又崩了
作者:闲家小二
来源:红袖添香
【女扮男装加马甲团宠,还有可爱迷人的反派】林朔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学校考试从来垫底。大家都嘲笑他是个不入流的穷酸蛋。直到后来,大佬们纷纷找上门。知名电竞公司:“嗨,solo大神,两个亿的合同签不签?”国家科研团队:“嗨,林同学,国家一线研究来不来?”国际音乐联盟:“嗨,林指挥官,法国总统问你啥时候再来一曲?”大家这才发现。这个小哥哥不仅是个学霸!还会吉他!还会跳舞!还是享誉世界的第一天才!众人:“我的脸好疼!”国民老公拥她入怀:“宝贝,什么时候公布你是女生?”林朔微微一笑:“现在。”众人:“???

……门后有声音?

藤雅心里的警惕提到了最高,她悄悄往前走了两步,半把宇智波鼬护在身侧,右手伸进了口袋里攥紧了一把种子,眼神紧盯着面前这扇门,试探的伸出了左手。

如果是别人,那还有可能是听错了。但是说话的是身为天才忍者的宇智波鼬,哪怕他才七八岁,也绝不能小觑。

藤雅戒备的盯着那扇门,缓缓伸过去的手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触碰到那扇门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门左右两旁贴着很旧的卡通标志。

“男”和“女”,这里是……厕所?

一瞬间藤雅背后寒意上升,头皮发麻。说起日本的厕所,她马上就想到了各种鬼的故事。难道门后又是鬼怪吗?不然总不可能是哪个小朋友放学几小时后还在厕所里自己玩捉迷藏吧?

“喵——”

小男孩怀里的黑猫崽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利嘶哑的叫声,为这种气氛更加了几分阴森。

“姐姐?”宇智波鼬不解的低声询问。

他都做好了战斗准备,可是准备开门的藤雅手却突兀停在了半空中。

“没事。”藤雅吸了口气。鬼怪她又能怎么办,要是任务的话该打还是得打。

漆黑的楼道里几乎没多少可见度。模糊不清的黑暗中,门安安静静的在面前虚掩着,透着说不出的阴森感,周围寂静得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呼吸声。

藤雅鼓足勇气,还是伸手猛然推开了门,快步上前几步,右手中的种子倏然催发,一根头部削尖的锋利毛竹就紧握在她手中。

小男孩和她同时动了,一手抱猫一手握着苦无迈进了厕所,左右戒备。

“咦,奇怪。”

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后,藤雅紧绷得差点断了的神经却倏然一松,打量着周围,“这只是普通的厕所啊。”

正对面是高高的两块磨砂玻璃,外面皎洁的月光映照进来,洒在光洁的地板瓷砖上隐隐反光,为厕所里提供了良好的光源。入门左边是一排矮矮的洗手台,宽大的镜子上也贴着不少卡通贴画。右边则是一个个开着门的隔间,可以清楚看到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

藤雅走进一个隔间查看,陈旧的水箱上沾着不少灰尘,隐约能听到楼上的厕所下水道水声流动的声音,隔间的内门板上写着不少歪歪扭扭的涂鸦或者意义不明的字,在黑暗中看得不太清楚。

“现在的小学生真调皮,写成这样,擦不掉了吧。”藤雅把那根当做武器的毛竹换到了左手,用右手去摸门板上的字迹。果然,无论是涂鸦还是字迹,都是用无法擦掉的笔写上去的。

在她检查隔间的时候,宇智波鼬也看完了门后和洗手台下,或者说他找完了厕所里能藏人的地方,都一无所获。

他站在原地不动了,嘴唇紧抿,小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困惑:“没有人,可是我刚才确实听到声音了。”

“是什么声音?”藤雅接口问道。

“砰砰,砰砰,轻轻敲门的声音。”小鼬形容着说。

“不太对吧?”藤雅也觉得有些困惑了,“如果是轻微响动我可能没听到,可如果是轻轻的敲门声,刚才我们离门那么近,我怎么一点声音都没听见?”

就算宇智波鼬的听力异常灵敏,可刚才楼道里寂静得只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和呼吸声,门又离藤雅近在咫尺,正处于高度戒备中的她也不该什么都没听见吧?

小鼬皱起了眉头,无法反驳,他想了想又迟疑的说:“或许敲的不是……厕所门?”

这一句话再次让藤雅寒毛直竖。

——不是厕所门,难道是隔间门?

小鼬好像没意识到他刚才不动声色的说了什么可怕的话,而是走过来仔细的探查隔间,还自己上手敲了敲。藤雅赶紧给他让出位置。

“砰砰。”确实是敲门声,可是听起来却有些沉闷,毕竟那是木门。

小鼬嘴唇微抿,费解的飞快思索着:“不对,比这种声音更轻一些。”

“砰砰,砰砰。”这次的声响轻了很多,如果不细听确实容易忽略。

“对,就是这种声音。”小鼬肯定的说,他一回头,看到脸色苍白的藤雅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可是声响却是从隔间外传来的!

“是玻璃……”

藤雅攥紧了毛竹,眼神紧盯着洗手台上那一大块的玻璃,凝重地说,“敲击的声音是从玻璃里传出来的。”

不同于宇智波鼬刚才在认真敲击隔间门,藤雅让开后站的位置就在隔间门口,在背后传来敲击声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宇智波鼬和藤雅都走了出来,戒备的站在大镜子前盯着它。

夜晚的小学女生厕所中一阵寂静,月光下一动不动的站着两道身影,他们手握武器紧盯着那面镜子,镜中倒映着两人满怀戒备的脸。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里发毛,尤其他们还不能动不能出声,只能在黑暗的厕所里定定等着那诡异的敲击声,这对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人来说,每一分钟都会是煎熬。

好在藤雅也是经历过几个世界的人,她保持着冷静,耐心的盯着镜面。小鼬更不用提,虽然刚毕业成为下忍,可他的能力早已经超越了正常下忍。

等了不知道多久,时间的流逝仿佛已经变得毫无意义,漫长得像是过去了一世纪,藤雅觉得腿都开始发麻,一个小时恐怕都已经过去了,史蒂夫说不准已经探索完楼上回来汇合了,他们还在这里和厕所较劲。

就在她心里开始生出焦急和不耐的时候,突然的——

“砰砰,砰砰。”轻轻的敲击声再次响起,传来的地方就是正对着他们的镜子之后!

镜子中的他们眼神震惊的望着前方,可敲击声就是从这里传来的。藤雅转头和小男孩对视一眼,虽然他们今天才认识,还没有多少默契,可藤雅觉得她看懂宇智波鼬这一眼的意思了。

她大着胆子走过去,看着镜中越来越近的自己的脸,深吸了口气,在那极轻的敲击声又一次落下后……也轻轻的用指关节在镜子上同样的位置敲了两下。

“砰砰。”

这道声响落下之后,镜子后的敲击声戛然而止,再没有了声息。

藤雅飞快的再次和小男孩对视一眼。

——声响果然一模一样!那就是从镜面之后敲击的!难道这镜面后另有空间?

“我来。”她看小男孩没有拿苦无动手的意思,就自告奋勇的出声,然后举起了手里锋利的毛竹长矛,谨慎的对准镜面敲击声响起的地方,狠狠一扎!

大镜子上被扎的位置在哗啦的声响中碎裂开来,镜面上形成了蛛网一样的纹路,变成了一块块碎片。

藤雅不敢用手,小心的用毛竹尖把碎镜片都拨下来,可后面露出来的是和墙体一样的花纹瓷砖。藤雅又敲了敲瓷砖——这次后面的是实心的墙体了。

“是实心的。”小鼬不解的说出判断。

“难道是……建小学的时候在这堵墙里藏了尸体?死者怨气太大所以敲玻璃告诉我们?”藤雅脑洞大开的说,“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解开谜题,洗刷他的冤屈?”

毕竟藤雅在穿越前见过类似的新闻,加上墙里无缘无故传来敲击声,这次的任务说不定和鬼怪有关,藤雅一下子就想到了这种情况。

“我们不能扒墙吧?”藤雅有些苦恼。偷偷打破镜子已经是极限了,现在再把人家墙拆了,明天也不用来打探情况了。

“明天先打探情报,有疑点我们再来拆墙。”既然镜子碎了,后面也没声响了,小鼬也赞同现在先不管这事了。他现在还不会别的什么大威力忍术,豪火球用在这里可不行。

两人又小心的绕过镜子碎片离开了厕所,吓得一声不敢吭的小黑猫这会儿才敢微弱的喵喵叫起来。

“虽然刚才什么都没打探出来,但是证明这里有些诡异,我们最好提高警惕。”藤雅说,她和宇智波鼬再往前走了几步,前面除了一个窗户就已经是尽头了。他们又折返回去,回到了楼梯口。

“也不知道现在过去多久了,但史蒂夫还没下来,应该还没到一个小时,教室里都有表,我们去楼下再看看吧。”藤雅提议。

“嗯。”宇智波鼬没有异议,沉默寡言。

他从一开始就伪装了名字,也在有意识的掩饰自己的能力,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个陌生女孩。可是不管是这个地方,遇到的事情,还是女孩以及最开始认识的史蒂夫罗杰斯,都和鼬以往知道的世界不同。

一路上,这个女孩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一点恶意,甚至还隐约护着他。如果他们说的话确实是真的,那么不久以后,他醒过来就会再次回到木叶的家里。

而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隐藏自己,继续多听多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