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烽火龙城之伊人(10)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8:23:45
烽火龙城
烽火龙城
作者:纯洁的韩少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阻挡敌人的看起来是砖墙堆砌的长城,其实是在华夏子孙心中的自立、自强、团结一致。这才是真正的,坚不可摧的“长城”。

第十章伊人

云青茵,京兆尹家的小姐,这位姑娘虽说与萧漠所说的那个仙子般的姑娘同名同姓,却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萧漠听到了父亲对这位姑娘的描述,连连摇头。早在十年前,他所见到的云青茵就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姑娘。虽说十年过去,她的容颜一无改变,但肯定不可能与自己同年。

他暗暗后悔,当时看到她时,为何没有一再追问她的身份和住处,以便可以准确无误地找到她。

萧崇道:“漠儿休要着急,待早朝时为父见到云大人,当面问一问,如何?”

萧漠忙摇头道:“云府的小姐与冯府不同,冯芙蓉自幼习武,虽然身为女子,却参加过沙场征战。可是这云大人乃是文官,小姐又自幼有疾,自然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父亲如此询问,恐怕不妥。”

萧崇道:“你所说得女子来历成谜,每次出现得也颇为怪异,或许其中另有隐情,还是需要查清楚才好。我儿的终身大事,不可草率。”

他的话音未落,帘笼声响,夫人杜秀迈步进来,面带微笑道:“将军不必担心,此女子必是漠儿的贵人,漠儿若是可以与她成婚,必定是天意。”

萧崇疑惑道:“夫人此言何意?”

杜秀道:“妾身听漠儿说起,他两次看到这位女子,都是身穿淡绿衣裙。曾记得妾身生下漠儿之时,曾陷入昏迷之中,梦中一位绿衣女子,手捧百合花,那朵百合花上蓝光成雾,隐现一个漠字。漠儿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另外,将军可还记得当初漠儿满月之期,被一名女刺客行刺之事么?”

萧崇点头;“那次的事情也甚是不可思议。”

杜秀道:“不错,那天发现漠儿失踪,原本万分绝望,当时妾身突然感觉眼前掠过一片淡绿衣袖,才突然意识到漠儿也许已经被救无恙,连忙回房去找。”

萧崇道:“如此说来,漠儿与这位绿衣女子确实缘分匪浅。只是,这女子也必定不会是等闲之人。”

萧漠听了,不由回头看向窗外,万里长空如洗,浮云舒卷。青萝坐在蔓藤缠绕的秋千上,手中的神杖花雨缤纷。只是,她能看见萧漠,萧漠却看不见她。

“那日横波塘,我虽一度怀疑是梦,但也从不敢忘记。如今她既然找到我,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无论究竟是什么来历,我都一定要再次找到她。”

杜秀道:“漠儿,你如何判断云府的小姐是不是她呢?”

萧漠笑道:“母亲不必费心,孩儿自有办法。”

青萝理了理头上的花环,心中有些好奇。这个萧漠,如今只是一个凡人,他如何判断那个云府的小姐?难道是直接去云府求见?

一天的时间过去,萧府一如往常。萧漠与每天一样,练剑看书。可是青萝却因为他说的那句话,放心不下,不知他会如何行动,一刻都没有离开他身边。

看看天色已晚,晚饭之后,暮色迷蒙,府中掌起了灯火。

青萝正在纳闷,萧漠已如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平时看的书放在案上,却没有坐下看书,而是去卧室换了一身纯黑色的衣袍,趁人不备,无声潜出了院子。

青萝正在诧异中,只见萧漠来到墙角下,从腰间抽出一块黑色面纱,蒙在脸上,四下看看无人,将身一纵,身形便无声飞跃上了高高的围墙。护院家丁毫无知觉之中,他黑色的身影已融入了茫茫夜色,倏忽不见。

青萝暗笑,这萧漠虽然是个凡人,这一身功夫还是很不平凡。他这轻功,虽然肯定不能与神相提并论,可是,就算是在人间的高手之中,也是位高手。

想想他手持银枪驰骋沙场的场面。他的容貌柔美,眼神沉静,可是手中的武器,却动如风雷。他披着雪白战袍掠过疆场,枪起之处一片血光。也许敌人会被他温润的容颜迷惑,可是谁也想不到,他们面前的少年,原本就是死神。

战神的战戟可以令人间浴血,战火纷乱,胜败却并无定数。可是在死神面前,极度的宁静,只能是毁灭。

而现在,这位死神,却像个江湖上的武林高手,身穿夜行衣,避开众人的视线,要去看自己未来的妻子么?

青萝无形跟在他身后,只见他运足轻功,身形在京城的街道屋脊间无声飞跃,轻盈得就像一片黑色的绒羽。脚下重重屋脊退去,已不知身在几重街道间。

前方六扇门的京兆府衙,威严肃穆,萧漠并未在正门停住,而是很快转到后院墙外。

这喻京府衙的防卫甚是森严,看样子萧漠想要暗中潜入。青萝暗暗摇头,这个时辰府衙内包括府尹大人居住的后院都有众多高手把守,他的武功虽高,却也很难毫无踪迹进去。

青萝正在疑惑,却见萧漠在墙角下停住脚步,略顿了顿,好像是在听墙里的声音,而后便腾身而起,没有丝毫声响,人已飞上高高的墙头。

他矮下身子,一身夜行衣与暗黑夜幕融为一体,几乎消失在了暮色之中。

青萝不由想笑,这个萧漠,身为车骑将军府的少将军,来到京兆府衙,竟然像个刺客一样悄悄溜进去见他的心上人,看这个样子他不仅是对自己的武功非常有信心,还对见到那位云青茵姑娘非常期待。可是若万一失手,被府衙的衙役抓住,那又如何是好?

青萝虽如此暗笑,心中自然早已明白萧漠所想。他现在根本无法确定这位京兆府衙的小姐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这可是一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而且身体有疾,从不在人前露面。就算他求见府尹大人云何,也一定见不到小姐,当然,也没有在提亲之前贸然提出先见小姐一面的要求。

终身之事非同儿戏,一定要确认明白才好。这位小姐说起来也是位可怜人,不能让她受到伤害,若她并非其人,那就让一切都不知不觉为佳。

青萝见萧漠伏在墙头不动,便也轻轻飞起,来到他身边向院中看去。

难怪萧漠没有行动,他肯定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行动。

京兆府衙虽不是很大,但也院落重重。现在夜色弥漫,只有庭院中几处窗口透出的烛火闪动,四处还有分散巡逻的衙役,不知道方位,如何知道小姐住在何处?

若是不知好歹进去到处乱撞,当真被那些衙役发现了踪迹,肯定会被认为是一个采花大盗,竟敢来堂堂的京兆府衙门做案,成为京城奇闻。

青萝看到萧漠在原地不动,好像在认真分辨路径,看起来还是颇有信心的样子,难道他已经将府衙内的布局图弄到了手?只是图是图,到了这黑乎乎的夜里,一时还是分辨不清?

也许他费一番功夫,确实可以找到,不过青萝却已没有那个耐心了。

纤手拂过,广袖轻扬,院子中的一处别致小轩,屋顶上隐隐有一抹淡绿微光闪动。

这光影只有萧漠可以看到,而且是立即就看到了。

只见他身形一晃,沿着高墙无声滑下,隐入了屋宇暗影之中。

青萝跟在他身后,突然有些担心。今日萧漠若是看到了云青茵的样子,不知会不会将她当做自己。若是他认为那不是他梦中的姑娘,或者当真嫌弃她痴傻,那她费心做好的计划,就要前功尽弃了。

原本她不必如此费心的,其实她完全可以扮做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出现在他面前。就算希望可以有一个比较经得起推敲的出身,她也完全可以现在就代替那个替身,一会儿直接与他相见。

可是不知为何,她就是想要看看萧漠看到那个作为替身的云青茵的反应。

若她真是一个身患疾病痴傻的女子,若是她真的会成为他的拖累,不知他会不会嫌弃,会不会转身而去。

她与死神相处了千万年,一切都是名正言顺,从来都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想法。如今,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患得患失,像个凡人一样。

死神的元神被她带到喻京后一个月,云青茵也出生在了京兆尹云何的府上。

青萝查找了命运女神的档案,看到喻国京兆尹云何的命运簿子上显示他一生没有后代。既然他没有孩子,就借他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凡身。

如此一来,虽说只是一个替身,有了女儿,云何也可以免去无后的伤心。而且,在这个替身遇到萧漠之后,她的痴傻之症自然也就好了。

这样想着,青萝开始有些心急,非常希望萧漠与云青茵早日见面,不要遇到任何阻挠。她急于看到萧漠的反应,又有些害怕萧漠会放弃这个女子。

一路上均是坦途,青萝干脆直接屏蔽了小姐房间几个丫鬟的视听,让她们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还拂袖打开了小姐房间的一扇窗。

窗棂无声启处,风动帘开。萧漠正好腾身跃上了小窗对面的矮墙,一眼便看到了静坐在房间里的那个姑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